笔趣阁 > 尚书之女 > 第三十一章 又要去诗会

第三十一章 又要去诗会


  第二天,卯时未到,春桃准时来敲房门。薛玉吓得一下从床上惊跳而起!她在床上!这是薛玉的第一个念头。她赶紧伸手摸了一下旁边,没有旁人!步封宁去哪了?这是薛玉的第二个念头!

  “小姐,起床了!”春桃推门而入,伺候薛玉梳洗。薛玉心不在焉地任由春桃摆布。

  梳洗完,用了早膳,薛玉慢吞吞地走往南书房。

  “小姐,卯时快到了,得快点走,不然又要被先生罚了。”

  “哦。”薛玉应了一声,但脚步依然拖沓。步封宁若是不在,那他去哪了?他若是在,会不会杀人灭口!薛玉非常后悔自己昨日的愚蠢决定,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南书房隐隐有烛光闪烁,薛玉的心往下一沉,看来今日她在劫难逃了!

  来到南书房门口,薛玉停步往内张望,依然是两张桌子,一壶茶,一人端坐,手握书卷,与往日无异。

  “春桃,你陪我进去吧!”薛玉极需要有个人给她壮壮胆,若是步封宁想杀她,好歹还有个人给她喊救命。

  “老爷吩咐,小姐需苦读,不能有人伺候。”

  她老爹这是什么理论?她这几日还不够苦吗!薛玉一步一顿地往里挪,端坐着的身影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等薛玉一坐下,他却马上扔过来一本书,吓得薛玉差点跳起来。她偷偷回头看了一眼步封宁,心中暗自嘀咕:莫非她昨日只是做了一个梦?看“逼疯人”现在这个样子,似乎不像是受过重伤。昨日都奄奄一息了,才没过几个时辰就又活蹦乱跳了?这不太可能!

  薛玉甩甩头,打算排除杂念,安心读书,可是看了半天,一个字都没看进去,反倒眼皮越来越沉重。没过多久,她竟然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梦里是一滩又一滩的血,还有一台又一台的手术......

  不知睡了多久,薛玉觉得腹中饥饿,才幽幽醒转,发现书桌上一大滩口水,心中暗道不妙,看来又要挨戒尺了!她猛地一抬头,一件蓝色锦袍从她身上滑落,而身后的步封宁早已离去。薛玉呆呆地看着静静躺在地上的锦袍,有点愣神!“逼疯人”不但没有罚她,还容忍了她在课堂上打瞌睡!这真是千古奇闻!

  这么说,昨晚之事不是做梦!可是照“逼疯人”这个冷酷无情的性格,应该将她杀了灭口才对!难道,他怕杀了她他的身份暴露?那么他会是什么身份?

  薛玉越想越觉得头大,她老爹这是给她找了一个什么先生啊!薛玉再次发出感叹!

  “小姐,老爷让小姐去花厅用膳!”春桃在门口喊道。

  又去花厅!薛玉把杂乱的思绪先放一边,顺手捡起地上的锦袍,放到了步封宁的书桌上,不经意间,瞥见了胸口处的一丝血迹,幸好锦袍颜色深,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逼疯人”向来喜欢穿深色的衣服,不像耶律齐,一身白,深怕别人不知他有洁癖!

  肚子又开始咕咕叫,薛玉站起身来,她干嘛闲着没事干比较两个男人穿什么衣服啊,还是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来到花厅,薛玉翻翻白眼,果然是那个皇亲国戚又来蹭饭吃了!

  薛玉坐下就打算开吃,薛崇礼干咳几声以表提示。薛玉不情愿地行礼:“民女见过雍王殿下!”

  耶律齐盯着薛玉的脸研究良久,才道:“为何如此憔悴?”

  薛玉摸摸自己的脸,有吗?可能是昨晚没睡踏实,多了两个黑眼圈。

  “回殿下,这几日微臣给小女请了个先生,要求颇严,许是累着了。”

  耶律齐冷冷地看了薛崇礼一眼:“女子无才便是得,不用学得太苦!”

  薛玉感激地看了耶律齐一眼,他这句话她真是太爱听了:“雍王殿下果然见识超群,女子不能太有才!”

  “这......雍王殿下有所不知,小女在魏都名声不佳,又不学无术,尚待字闺中倒也无妨,他日若嫁到婆家,怕被人嫌弃......”

  耶律齐望了一眼站立一旁的薛玉,她会被人嫌弃?她不嫌弃别人就不错了!

  薛玉的肚子又适时地发出“咕咕”声,耶律齐也不多言,拿起筷子开始用饭。耶律齐一动筷,薛玉赶紧坐下开始狼吞虎咽。许是吃得太快,一口饭噎在喉咙口,差点把她噎死!

  薛崇礼看得直皱眉,在雍王面前她的淑女形象是一点都没有了。他正要顺手去给薛玉拍拍背,耶律齐已先他一步,开始给薛玉顺气!边轻轻为她拍背,边道:“慢点吃,本王不跟你抢肉!”说着还夹了一片肉放到薛玉碗里,“这桂花香酥肉味道不错,尝一下。”

  薛崇礼看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冷酷无情的雍王殿下,竟还会给人拍背顺气夹菜,对象竟还是他那个不学无术的女儿!薛崇礼瞬间觉得自己妨碍了女儿的前程!

  薛玉好不容易咽下一口饭,擦了擦眼角的泪(咳出来的),夹起碗里的肉就往嘴里送......嗯,味道确实不错!

  耶律齐等薛玉吃完一块,又夹起一块放到她碗中......

  这顿饭薛玉吃得颇为愉快,因此吃完饭将耶律齐送到大门口这件事,似乎也没那么令人难受了!

  “耶律治......被禁足了。”耶律齐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耶律治是谁啊?薛玉想了半天,才想到可能是太子。可太子被禁足,与她似乎也没什么关系。于是,薛玉只能“嗯”了一声,已示回应。

  “北齐与洪武战事日紧,北齐请求我大魏派兵支援……”

  “北齐打不过洪武?”

  “打不过。北齐以文治天下,而洪武以武治国!”

  “难怪西郊又多了那么多流民。”

  “若是大魏派兵支援,韩定很可能会北上。”

  “哦。”薛玉淡淡回应,之后惊觉,耶律齐这是在跟她聊天吗?

  送耶律齐到门口,恰好颜府小厮送来帖子,道:“颜小姐邀请薛小姐参加颜府明日的诗会!”

  薛玉接过帖子,道:“请转告颜姐姐,就说妹妹这几日闭门读书,先生颇严,不让出门,恕妹妹不能去了!”

  “小人一定代为转告,告辞!”

  “诶!站住!”薛崇礼不知何时也到了门口,大声喝住颜府小厮,道:“转告你家小姐,薛小姐一定准时到访!”

  薛玉小脸顿时垮了下来,这什么老爹啊,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啊!

  耶律齐正要上马车,闻言转身道:“明日下朝,本王来接你回府,顺道让王府厨子给你做点好吃的!”

  薛玉赶紧摇手道:“不劳雍王大驾!明日我自己回府即可,自己回府即可。”去诗会接她,不是明晃晃地为她拉仇恨吗?

  耶律齐一走,薛玉就拿着颜府的帖子往回走。一想到呆会还要去面对那个阴阳怪气的步封宁,薛玉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若是要给她的古代生活加个标题,她觉得应该是:我在古代当学霸!

  https://www.biqugebar.com/99864_99864841/5328596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