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书之女 > 第四十七章 耶律治逼宫

第四十七章 耶律治逼宫


  各宫嫔妃都还在梦中,突逢大变,都惊慌哭泣。萧刚带着禁卫军包围了耶律长基与李皇后的寝宫,等待耶律治的到来。随伺李公公紧紧顶住寝宫大门,惊慌道:“皇上,皇后,萧国舅带着人把寝宫包围了!”

  李皇后大惊,拉住耶律长基:“皇上,怎么办?”

  耶律长基穿衣而起,从架上拿起宝剑:“皇后莫怕,我大魏马上得天下,区区几个禁卫军,朕还未放在眼里!”

  耶律治提刀而来,身上还有未干的血迹,走到耶律长基寝殿门口,大声道:“父皇,恕儿臣不孝了!”

  李皇后来到耶律长基身旁,道:“皇上,臣妾与皇上生死相依!”

  耶律长基紧握宝剑,怒道:“孽子,朕屡屡给你机会,你竟如此回报!”

  “哼,父皇这是给儿臣机会吗?先将儿臣禁足,又将儿臣关押于太子府,听说废太子的诏书都已经立下了,父皇这是不给儿臣一条活路啊!”

  “孽子,你怎么不看看自己做的事,像是一国太子该做的吗?你残害忠良,扣押军需,勾结外敌,哪一条不是死罪!没有杀你,那是朕顾及亲情!”

  “父皇对儿臣还有亲情吗?罢了,今日多说已是无益,整个魏都已被儿臣控制,皇宫也已在禁卫军掌握之下,父皇若是下旨将皇位传给儿臣,儿臣倒是可以保全父皇性命!”

  耶律长基气极而笑:“哈哈哈,耶律治,朕就算死也不会将皇位传给你这个孽子!”

  “父皇既如此执迷不悟,那就休怪儿臣不顾父子之情了!禁卫军听令,斩杀耶律长基者,赏黄金千两,事成后加官进爵!”

  萧刚一声令下,禁卫军立即向寝殿发起进攻。只是禁卫军还未靠近,寝殿周围突然出现一群黑衣人。两方人马立即缠斗在一起。禁卫军上来一批,倒下一批,看得耶律治红了眼。

  “全部都上!”

  禁卫军一拥而上,黑衣人逐渐不敌,且战且退,最后退无可退,继续奋力抵抗。

  寝殿内,忽然烛光一闪,耶律齐从后窗而入。

  李皇后先是一惊,待看清来人,眉头立即舒展,欢喜道:“齐儿!”

  “父皇母后可都安好?”

  耶律长基转身,道:“都安好。”

  耶律齐道:“父皇,魏都局势已在驸马掌控,皇宫四处也已潜伏了我们的人马,父皇是要亲自活动活动筋骨,还是立即动手,将他们一网打尽?”

  “朕要亲自教训教训这个孽子!开门!”

  李公公闻言,打开了寝殿大门!殿外是密密麻麻的禁卫军,以及为首的萧刚和耶律治。萧刚见耶律长基站于门前,大声道:“皇上,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皇位迟早要传给太子,皇上何不及时隐退,也省得动干戈,坏了父子情分。”

  此时,耶律齐扶着李皇后来到了耶律长基身后,耶律齐那聛睨一切的眼神看得耶律治心中一懔,但一想到魏都已在自己掌握,他心中忧虑立马消失,冷冷一笑道:“难怪找遍雍王府也找不到三弟,原来是在父皇这边,也好,今日索性一并解决,省去了很多麻烦!”

  耶律齐一言不发,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看得耶律治咬牙切齿:“别愣着,都给我上!手刃耶律齐赏黄金千两!”

  “父皇,儿臣就不耽误父皇活动筋骨了。”耶律齐说完,护住李皇后,退到一边。耶律长基宝剑出鞘,虎啸龙吟!未等禁卫军上来,便杀了过去,冲入敌军,大开杀戒!

  李皇后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齐儿,要不要去帮帮你父皇?”

  耶律齐却依旧面无表情:“母后不用担心,父皇老当益壮,这几个禁卫军,无需儿臣动手。”说话间,轻轻挥手,解决了一个趁机攻进寝殿的禁卫军。

  耶律治站在一旁,看着禁卫军在耶律长基剑下一群群地倒下,恨恨地咬牙,趁他不备,拔刀刺向耶律长基要害……

  耶律齐见状,手指一弹,“叮”地一声,一颗小石子打在耶律治的刀上,耶律治刀锋一偏,人也随之退了几步。耶律长基回过神,大吼一声“孽子”,举剑就砍,吓得耶律治仓促相迎,耶律长基一剑挥出,耶律治“噔噔噔”连退三步。

  萧刚见耶律治不敌,也加入两人的打斗,形成了一对二之势。耶律齐一个手势,聂远立即出现。

  “保护皇后。”说完,就赤手空拳,接下了萧刚的凌厉攻势。不出十招,制服萧刚。不久,耶律长基一剑刺中耶律治右腿,耶律治单膝一跪,手上兵器“哐啷啷”掉到了地上。

  见主帅被擒,禁卫军都裹足不前。耶律长基朗声道:“缴械投降者,既往不咎!”

  耶律治还不死心,道:“我们的大军就在外面,还不快将耶律长基拿下!”

  “哼,凡谋逆者,满门抄斩,株连九族!放下兵器,一律既往不咎,朕今日的话,就是圣旨!”

  “哈哈哈,整个魏都都是我的天下,就算你们控制了皇宫又如何?”

  就在此时,燕惊尘押着慕容博来到寝殿外:“皇上,魏都都尉府的人都已被制服,魏都都尉被当场射杀,燕家军已控制了整个魏都,如何处置慕容博,请皇上下旨!”

  跪在地上的耶律治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燕惊尘!不可能,不可能!你不是驻守在南疆吗?怎么会……”

  燕惊尘看了一眼耶律治,道:“韩将军一走,皇上便将微臣召回魏都,微臣与五万燕家军,一直都在魏都。”

  “可是……我们都已查看过,魏都根本藏不下这么多人。”

  “微臣一直在西郊,流民所。”

  耶律治悲惨一笑,“原来……你们早就算计好了!原来……你们……”

  禁卫军中突然有一人扔下手中兵器,跪倒在地,紧接着,一阵“丁零当啷”之声,禁卫军全部跪地大呼“皇上!”

  “来人,将这些谋逆之臣押入天牢!”

  薛玉一觉睡醒,魏都已经恢复了平静。除了街道上有一些烧杀的痕迹,似乎一切都照常。春桃和秋菊伤的也不重,今日春桃轮值,薛玉刚刚喝完苦药,正在心中吐槽,耶律治就来了,手中还拿着一枝红梅。

  薛玉见了红梅,心中欢喜,问道:“哪里来的梅花,开得真艳。”

  “母后寝宫红梅开得正好,就随手摘了一枝。”耶律齐随手拿了一个花瓶,将梅花插上,道,“这几日本王恐怕要在薛府打扰几日了。”

  蹭吃蹭喝不算,又要来蹭住了!他不是应该有很多公务处理吗?

  “这是为何?”

  “雍王府还在收拾,一股血腥味,无法住。”耶律齐凉凉地来了一句,薛玉无法反驳,对于这个有洁癖的人而言,王府确实不能住。

  “那你住哪里?薛府可不比雍王府,财大气粗的,府上现在可没什么空房了。”

  “西苑还有空房一间。”他早已问过薛崇礼。

  “可是西苑住着先生……”

  “本王不介意跟他挤一挤。”

  西苑。

  “少主,太子兵败。”

  步封宁面上依旧一片清冷,“将消息传给雨蝶,就说韩定只有五万大军。”

  “是,属下遵命!”

  

  https://www.biqugebar.com/99864_99864841/5328522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