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书之女 > 第四十八章 薛府奇葩日常

第四十八章 薛府奇葩日常


  自从耶律齐住进了薛府,薛府就俨然成了雍王府,专职洗衣的,专职洗鞋的,专职整理房间的,专职擦地的,专职理书的,专职做点心的,专职做菜的,专职喂马的......

  薛玉一望到窗外每日进进出出乌压压一大群人就心烦,来别人府上借住,还真不跟主人家客气!吃穿用度一应之物足足抬进来十几箱,他这是打算长住啊!

  正在薛玉不屑之际,不跟主人客气之人就来了,手上还端了点心。

  “玉儿,这是梅花糕,你尝尝,本王刚刚吃了一块,味道甚佳!”

  “不吃,没胃口。”薛玉扭转头,心情压抑,整日不让她下床,都快闷出病来了!

  “玉儿不喜甜食吗?那这个九制青梅如何?酸甜爽口。”说着便递了一颗到她嘴边。

  薛玉闻到那股酸味就直咽口水,连忙将它推开,道:“闻着就酸,拿走拿走!”

  “不喜甜亦不喜酸,来人,将咸猪蹄端上来!”

  啥?还有咸猪蹄!这是想把她养成猪的节奏啊!

  薛玉又要拒绝,耶律齐却突然道:“薛大人来了,本王先避一避。”说着便看向窗口,之后一愣:“窗怎么封了?”

  薛玉心中暗道:就是为了防尔等宵小之辈。

  “这窗朝北,冬天风太大......”

  薛崇礼推门进来时,耶律齐已经消失不见。

  薛玉想要起来,薛崇礼一摆手,道:“玉儿躺着吧,为父下了朝来看看你。春桃秋菊伺候得可还好?”

  “挺好的,多谢父亲关心。”简直是无微不至。

  “对了,父亲,太子......怎么样了?”

  “被关在天牢呢!”

  “父亲可有受牵连?”

  “今日朝上皇上倒是没有苛责,许是看在雍王份上......”

  “父亲,这几日能不能帮我向先生告个假......”那个腹黑男,万一惹他不快,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个玉儿不用担心,步先生那里为父已经知会过了。”

  薛崇礼一走,耶律齐立即出现,端着猪蹄,走到她面前。

  “来,吃一口吧,太医说了,以形补形,伤了腿就要吃猪腿!”

  她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耶律齐居然这么啰嗦!

  “吃一口,十两!”耶律齐拿出杀手锏。

  薛玉双唇紧闭,不为五斗米折腰!

  “吃一口,三十两!”

  薛玉有点动摇。

  “五十两!”耶律齐夹起一块送到她面前。

  薛玉拿嘴接住,在金钱面前,她决定妥协!

  一块猪脚,分四口吃完。“两百两,现付!”

  耶律齐拿出一张银票,放到她手心,道:“小傻瓜!”

  “我怎么傻了?”一块猪脚,两百两,多划算的买卖啊!

  “再过几日,整个雍王府都是你的,本王还会跟你计较这两百两吗?”

  “耶律齐,我何时说要嫁你了!”

  耶律齐嘴角高高扬起,为了她一句“耶律齐”而心情大好。

  “此次平乱有功,父皇说要嘉奖,本王早已想好,你就是本王要的嘉奖。对了,薛府寒梅也开了,香气扑鼻,本王去采一枝放你房中可好?”

  “慢着,耶律齐,你就这么自顾自地决定了,也不问问我的意见?”

  “玉儿有何意见?”

  “我不想那么早成婚。”

  “不急,先把婚事定下,婚期再作考虑。”不等薛玉反驳,耶律齐便道:“先去摘梅花。”

  薛玉果然被他吸引了注意力。

  “我也要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也去附庸一下风雅!

  “真想去?”

  薛玉双眼闪亮,连连点头。

  耶律齐脱下身上狐裘,将她一裹,腾空抱起,便往梅园而去。

  “耶律齐,我自己能走!万一被父亲看见......”

  “太医说你这腿不能多动,且就算薛大人在,也不能将本王如何?”

  “你这是仗势欺人!”

  “玉儿放心,薛大人已经出府,不会看到的,下人我已让聂远拦下了……”

  南书房边上,有一片梅林,说是一片,其实只有几株,但因为开得甚好,所以看上去连成了片。来到树下,清冷的香气扑面而来,薛玉深深吸了一口气,顿觉神清气爽。

  “我要摘!”薛玉伸手,却够不着。

  耶律齐抱着她,轻轻一跃,便上了一棵梅树,道:“这样,可摘得着?”

  薛玉左挑右挑,终于选了一枝开得最旺的,轻轻折下,深怕自己下手太重,伤了上面的梅花。

  她将花放到鼻下,顿时花香满脸。

  耶律齐看得出神,忍不住在她额前印下一吻,深情道:“暗香浮动,一任群芳妒!”

  薛玉抬头,看到梅枝下他轮廓分明的脸,其实,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绝不输于步封宁。

  “玉儿,可愿与我一辈子春赏桃花冬赏梅?”

  许是这梅香太撩人,许是他的情诗太押韵,薛玉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回过神来,薛玉立即惊觉,马上补充道:“嫁你可以,但是得有条件!”

  “什么条件本王都答应。”

  “先放我下去,我要在纸上写一写!”

  南书房,步封宁手中拿着书,却一直在看窗外。梅树上,她斑驳的脸,还带着红晕。她轻嗅寒梅,听着别人的情话。步封宁心中涌上一股陌生的情绪,淡淡的愁,淡淡的酸,淡淡的苦,淡淡的涩。

  这苦涩令他难以忍受,他放下书,走出南书房,来到梅树下,抬头看了看,一掌朝梅树挥去。

  耶律齐抱着薛玉,飞身而下,吩咐聂远,搬来了桌椅,拿来了笔墨纸砚,还拿来一个暖炉,这才将薛玉放到椅子上,道:“玉儿慢慢写,本王去去就来!”

  说着便迎身而上,与步封宁缠斗在一起。

  今日的步封宁,掌风格外凌厉,处处都是杀招,可见心中怨气郁结,这魏都之中,也就耶律齐还能跟他打个平手!此时两人都使出全力,顿时梅花飘落,还夹着丝丝雪花。

  薛玉看得出神,这两人只要一碰到,必定上演武侠片,她哀叹一声,就开始在纸上写她的婚前协议书。

  两人从梅树下打到南书房,从薛府的地上打到薛府的屋顶,打着打着人又不见了,等薛玉写得差不多了,才见两人又打回薛府,然后,“哐啷啷”一声,打翻了她的桌子,墨汁溅了她一身,她好不容易写好的“婚前协议”也飘落在地,染上星星点点的雪花......

  https://www.biqugebar.com/99864_99864841/5328519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