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书之女 > 第三十五章 韩定赴北齐

第三十五章 韩定赴北齐


  马车停在韩府门口,下人进门禀报,没多久韩定就来了,有点手足无措。

  “玉儿,你......你怎么来了?那个,我是说,你来,我真高兴!”

  “听说你要去北齐,我给你带了点东西。”薛玉让春桃从马车上拿下一个包裹。

  “先进府吧,喝杯茶再走......”

  “不了,我把东西给你就走。”薛玉从春桃手中接过包裹,拿出一件深灰色软甲:“这是我从薛府库房找出来的,也不知有没有用,你拿着。”

  “软猬甲?”韩定惊喜地接过,“玉儿......这宝物千金难买,我就先收下了,回来再来谢你!”

  薛玉又拿出一个墨绿玉瓶,道:“这药你带着,以防万一。用法用量,治什么症状我都写在纸上了,你拿回去好好看看。这是针管,我教你怎么用。”

  薛玉对着空气演示了一遍。

  “明白了吗?”

  韩定点点头:“玉儿是哪里弄来的这么多稀奇玩意!”

  “这个以后再告诉你。一定记住,用此药前要先在手腕处注射小剂量的药水,看看会不会有不良反应之后,才能用。具体事项都写在纸上了。”

  “嗯,多谢了!”

  薛玉说完,便要告辞,韩定把她叫住:“玉儿......等我回来!”等他立了战功,就向皇上请求赐婚。

  薛玉灿然一笑:“好,等你平安归来!如果可以,给我写信。”

  韩定点点头:“一定!”

  坐上马车那一刻,薛玉忽觉惆怅,韩定是她在古代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今日一别,不知何时能相见。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是真正的肉搏。望着窗外的夕阳,薛玉深深叹了口气……

  只是,薛玉不知,她还未回到薛府,就已经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唉,听说了没有,薛府的小姐今日去韩府,结果连府们都没进就让韩将军给轰回来了。”

  “真的?是不是就是被韩将军退婚的那个?”

  “对,就是那个。听说她还想勾引雍王,前几日在颜府还被打了呢!”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太不要脸了,活该被打!”

  马车中的薛玉打了一路的喷嚏......

  第二天,韩定便带着十万大军向北齐进发了,薛玉关在家中读书,没有去送行。

  这几日她的梅花小楷进步神速,几可乱真,步封宁的红色批注也越来越少,据说从今日起,就要开始教她弹曲了。薛玉也想好好学几首,万一能回到原来的世界,说不定还能成为非遗传承人......

  过了十一月二十,马上就要进入腊月,天气越来越冷,耶律齐隔三差五地会来薛府,以前是从正门而入,现在都是翻后墙进来的。刚开始,薛玉总是被他吓一跳,几次之后,也就习惯了。府上之人也从未发现府中进了外人,不知是薛府防卫太差还是聂远手段太高?

  春桃秋菊有时会奇怪地发现桌上无缘无故多了些糕点,薛玉只好找各种借口掩饰。

  耶律齐什么也不做,坐着看会书,或喝碗茶。薛玉已经练就了超强的心理素质,他喝他的茶,她睡她的觉,互不干扰。

  这一日,薛玉练了会轻功,刚打算睡下,耶律齐就推门而入了。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进来先敲敲门!尊重一下我的个人隐私好不好!”薛玉今天脾气有点大,估计是体内激素变化导致。

  耶律齐也不恼怒,道:“医书所言,诚不欺我。女子这几日确实易怒。”

  什么医书?薛玉也懒得理,今日浑身无力,困得很。

  耶律齐走到薛玉床边,递给她一包东西,薛玉疑惑地接过:“这是什么?”

  耶律齐脸色一红:“我向母后索要了一些,都是宫中最好的。”说完,便匆匆走了,留下一脸不解的薛玉。

  奇怪,今日怎么茶也不喝就走了!她漫不经心地打开包裹,当看清里面的东西,脸上一阵发烧。他怎么知道她这几日大姨妈要来?还是向他母后索要的!他不会跟他母后说是来给她的吧?这下真是丢人丢到皇宫了!

    日子过得平静如水,步封宁似乎对她也没有那么苛刻了,很快,便到了十二月初一,可以出门的日子,薛玉觉得自己脚步都变得异常轻快!

  薛崇礼早朝未回,春桃秋菊已备好马车在门口等待,薛玉跳上马车,不经意间发现边上还有一匹马,便问道:“这马是干什么的?”

  “哦,老爷临行时说,最近西郊有点乱,怕小姐一人不安全,就派了个人,同小姐一起前去。”

  “哦。”薛玉心道:她老爹最近心细了不少嘛,想当初回宥阳老家都没给她配护卫。薛玉放下车帘,打算趁这个时间好好睡一觉。

  马车一动,边上马蹄声便紧随其后,薛玉听着还觉得挺有安全感。只是,越走薛玉越觉得不对,一路上少女的惊呼此起彼伏:“哇,好俊!”

  “不知是哪家公子?”

  “魏都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位公子?”

  “简直可以与雍王殿下媲美!”

  薛玉被人扰了清梦,气不打一处来,掀开帘子一看,竟是步封宁!

  路上还聚了一堆女人,故作羞涩地往步封宁马边靠。

  她老爹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让“逼疯人”这只花孔雀陪她去西郊。薛玉做了几次深呼吸,才招手让春桃过来:“去跟马上那位说,他坐马车,我骑马!”就这速度,她们什么时候到得了西郊啊!

  步封宁这次倒是配合,春桃一说,他就下马上了马车,只是他一进来,马车内就显得特别局促。薛玉正要起身,被步封宁一把拉住,“坐着。”

  这么挤,怎么坐啊?膝盖都碰到一起了!

  “先生坐吧,我骑马就行。”上次韩定带她骑过一次,应该不成问题。

  “黑风认主。”步封宁冷冷地来了一句,气得薛玉差点吐血。

  两人挤在一辆马车中,气氛异常尴尬。薛玉一抬眼,看到的便是步封宁的喉结,她慌忙转开眼。身子一动,膝盖又不小心碰到了步封宁的膝盖......

  薛玉只能坐着一动不动,眼观鼻鼻观心,心中默背三字经。

  步封宁也好不到哪里去,双拳紧握,鼻心冒汗,低头一看薛玉老僧入定的样子,才稍微放松。

  马车颠颠簸簸,好不容易出了城,步封宁也终于又回到了马上,薛玉长长地舒了口气,可接着问题又来了:她怎么带着步封宁去澜山别院?

  这个“逼疯人”简直人如其名,不把人逼疯誓不罢休啊!

  https://www.biqugebar.com/99864_99864841/5298375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