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书之女 > 第五十一章 娶了侧妃

第五十一章 娶了侧妃


  薛崇礼入狱待审,薛府被查封,由于是十几年前旧案,薛府一众奴仆均被遣散,未受牵连。薛玉也因当初年幼,并未获罪。耶律齐连夜将薛玉抱上马车,运到了雍王府。同来的还有春桃秋菊。

  颜府通敌之罪乃是冤案,耶律长基下令张贴告示,昭告天下,还了颜家一个清白。并下令赦免仍在浣衣局的颜书娴。只是,宣旨之人却被告知颜书娴几日前染病不幸过世,只得回去复旨。

  这一日,颜家洗清冤屈的消息也传到了澜山别院,颜书娴正在做绣活,闻言手上一抖,不小心刺痛了手指。

  皇家轻飘飘一张告示,她的父亲就这么白死了!若不是雍王将她救下,她也就这么白死了!不!她咽不下这口气!

  颜书娴向阿秀告了一天假,进了魏都城,来到雍王府,借口找聂远,毕竟,名义上,她还是聂远的堂妹。

  聂远匆匆而来,将颜书娴带入了王府。耶律齐在薛玉房中,愁眉紧锁,身旁站着的两位太医也是战战兢兢。

  “回雍王殿下,姑娘虽未伤到心脉,但这一刀离心脉太近,性命虽救下了,恐怕还要一段时间才能苏醒。”

  “一段时间,是多久?”

  “这......”

  聂远在门口道:“主子,有客来访。”

  耶律齐视线离开太医,开门,走了出去。两位太医立即擦了擦额角的冷汗。

  耶律齐一个示意,聂远马上悄声道:“颜书娴颜小姐到访。”

  “人在何处?”

  “就在前厅。”

  颜书娴静静地坐在前厅,静静地品茶,静静地欣赏厅上的摆设。这就是雍王府,一花一草,一厅一廊,从骨子里透着一股贵气。端茶的丫鬟低眉垂目,就这么静静地站着。颜书娴微微抬眼,雕花窗棱中映着一枝红梅,开得正艳。梅下,一个白色身影一闪而过,颜书娴知道,定是耶律齐来了。

  她放下茶碗,整了整鬓角的乱发,缓缓抬起头,正好对上耶律齐冷峻的眉眼。颜书娴起身,轻轻下拜:“民女见过雍王殿下。”

  耶律齐道:“本王现在就带颜小姐进宫面见父皇,颜小姐有什么要求,可以亲自禀明皇上。”

  颜书娴脸色一暗,如此生分的语言,甚至都没有听一下她的想法。

  “书娴多谢雍王殿下的救命之恩,若不是殿下相救,书娴也无法亲见颜府沉冤得洗。”

  耶律齐一愣,喃喃道:“你该谢的人不是本王。”若不是她求他帮忙,他绝不会出手。

  颜书娴也是一愣,原来,竟不是他想救她,能让雍王出手的,恐怕只有薛府那位了,怪不得她被安置在薛府已故夫人的别院。

  “那书娴改日定上薛府好好谢谢薛妹妹!”颜书娴脸上带着笑,心中却是一片苦涩。

  耶律齐定定地望着窗口的红梅,薛府……,还有生死未卜的薛玉……,耶律齐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走吧。”

  临幸,看了一眼窗口红梅,忍不住停下脚步,折了一枝。

  “插到她房中。”

  聂远接过花枝,道了声是,便消失在回廊转弯处。

  颜书娴看着聂远消失的方向,心下惊异:雍王亲手折花,插到“她”房中,难道雍王府已经有了女眷?颜书娴摇摇头,暗暗告诉自己:雍王不会。

  颜书娴坐着雍王府的马车,顺利进了大魏皇宫,见到了耶律长基。

  耶律长基与李皇后正在御花园赏梅,见耶律齐身后跟着一女子,也颇为惊讶。李皇后在宫宴上见过颜书娴几面,细细端详,开口道:“这……莫非是颜尚书之女?”

  颜书娴见状,立即下拜:“皇后娘娘好记性,小女书娴。”

  耶律长基皱眉沉思:“前几日,朕派人去浣衣局宣旨,宫人回报说……”

  “书娴本该是已死之身,幸得雍王殿下垂怜,将书娴救下……”

  “哦,原来如此。如此甚好,甚好!你父冤死,朕甚是痛心,万幸,你被齐儿救下,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说说看!”

  颜书娴看了一眼身旁的耶律齐,羞涩地开口:“回皇上,书娴如今孤身一人,幸得雍王相救才留得一命,此生别无他求,只愿一生追随雍王,为奴为婢,报答雍王殿下救命之恩!”

  耶律齐脸色一冷,她这是何意?

  “父皇,儿臣府上不缺奴婢!”

  “诶,齐儿府上奴婢自然是不缺的,倒是缺个雍王妃!”

  李皇后脸上也是一喜:“不错,不错。书娴秀外慧中,知书达理,必会成为齐儿贤内助。”

  “母后,儿臣已有中意之人。”看着事情朝着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耶律齐脸色愈冷。

  耶律长基恼怒道:“齐儿乃是天之骄子,大魏皇子,朕百年之后,你就是大魏的天子,你的身上不能有任何污点,那个薛家的罪臣之女,齐儿就不要多想了!”

  颜书娴疑惑,怎么突然薛家成了罪臣了,真是世事难料。

  “父皇,儿臣宁可不做大魏的天子也要娶玉儿。”耶律齐声音不大,但语气坚定。

  那冷冷的眼神吓得颜书娴险些站立不稳。她呐呐开口:“皇上,书娴只愿为奴婢,无颜做王妃……”若是能以妻的身份一辈子陪在他的身旁,即使他心中另有她人,她此生也无怨无悔!

  “哼,齐儿若是决意不允,那朕只能以蛊惑皇子之罪,将薛家那小妮子与她父亲同罪!”

  竟拿她的命要挟他!耶律齐拳头越握越紧,转身,一挥衣袖,愤怒离去!空气中,飘来一句话:她设计救你,你就这么回报她……

  颜书娴眼神一暗,她知道她对不起她,可是,她如今无依无靠,耶律齐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第二日,耶律齐称病没有上朝,但圣旨下到了雍王府,赐婚雍王耶律齐与颜府书娴!耶律齐正在薛玉房中,没有出去接旨。宣旨之人等了两个时辰仍不见人,无奈之下只得放下圣旨,回宫复命。

  是夜,耶律齐入宫。三日之后,大魏雍王娶侧妃,没有大操大办,没有锣鼓喧天,没有新郎迎亲。雍王府派了一顶软轿,安安静静地出了雍王府。

  颜书娴坐在轿中苦笑,想不到她魏都第一才女,尚书家的千金,竟嫁得这么无声无息,低三下四。颜书娴曾多次幻想过自己的婚礼,如意郎君,八抬大轿,风风光光,让整个魏都的人都羡慕……

  轿子到了雍王府门口,却被门口拦下了:“雍王吩咐了,轿子走侧门。”

  “什么?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不来迎亲也就罢了,连正门都不让走,真是岂有此理!”

  “曲妈妈,走侧门吧。”颜书娴扯了扯嘴角,眼泪却止不住流下来。今日是她的大喜之日,她不能流泪,没有人为她祝福,无妨,她自己为自己祝福。她相信,父亲母亲一定会在天上看着她,保佑她,让她在雍王府站稳脚跟。

  颜书娴仰起头,擦干泪,露出骄傲的笑,她一定会跟雍王百年好合,子孙满堂的……

  

  https://www.biqugebar.com/99864_99864841/5260542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