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书之女 > 第一章 惫懒的千金

第一章 惫懒的千金


  “春桃、秋菊,小姐呢?”薛崇礼一进门,便气呼呼地问伺候的丫鬟。

  “小姐……她……她……”春桃结结巴巴,眼神躲闪。

  “秋菊,你说!”今日他临走时还再三叮嘱,定要去参加颜家的诗会,好好向人家学习学习,结果诗会都散了,家丁还是没等到人。

  秋菊眉头一皱,一咬牙道:“回老爷,小姐还在安寝……”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但说完还是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她们家老爷虽已许久未握刀了,但那手劲定是还在,若真被他打上一拳,就算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

  “这个孽障!”薛崇礼气得发抖。他发妻早逝,自问也是尽力教导膝下这唯一的千金,只是,唉!

  薛崇礼边走边寻找手边可以揍人的棍棒,捡起一根树枝,觉得太细;摸了摸下人手中的扁担,又觉得太粗,索性就捋起袖子,打算赤手空拳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畜生。

  “孽障,你是要气死你的老父亲吗?”

  薛玉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门外吵嚷,至于在吵些什么,是一概没有进到耳里。估计又来了个急诊病人吧,不过今日她不当值,她翻个身,继续睡......直到有人破门而入。

  “小畜生,还不给我起来!”这个女儿向来都不争气,这几日是越发的惫懒了。

  薛崇礼一把将床上的人拽了起来:“你看看颜尚书的女儿,同样是尚书府的千金,人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你呢?每日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差距为何如此之大!父亲也不要求你成为才女,但你好歹有点尚书小姐的样子……”

  薛玉在心中暗叹,她初来乍到,还不适应这里的时差呢,坐飞机还得倒个时差不是,她这跟坐飞机比不知道差了多少,换了地点,换了个时代,换了个身体,还换了个爹!原以为她爹礼部尚书,事务繁忙,总也没什么时间管教于她,谁知她爹每日一下朝,总要来关怀她一下。

  “父亲......人家颜小姐的娘可是当年闻名魏都的大才女,可怜我母亲早逝,连娘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你娘虽然不在了,但尚书府何时缺过你什么?只要你开口,吃的穿的用的,都挑最好的给你......你爹我也是一下朝便来陪你,想着把你娘没能给你的都弥补上......可是你看看如今的你!只怪我当初太宠着你,把你宠的无法无天了!今日,为父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说着就要往薛玉身上打。幸好春桃眼疾手快,用自己的身体往薛玉身上一档,道:“小姐快跑!”

  薛玉拎起睡裙正要往外跑,转念一想,又觉不对。一把将春桃拉到身后,自己则往地上一跪:“父亲,女儿知错了!”

  薛崇礼刚要落下来的手,便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

  “起来!”穿得这么单薄,跪在冰凉的地板,着凉了可如何是好。

  “求父亲原谅!父亲莫要气坏身子。”这老头也挺可怜,虽身居高位,却没了妻子,为了女儿,也没续弦,最终,女儿还不成器,不成器也就罢了,现如今女儿的身体里还换了个主人,他女儿的灵魂都不知所踪。

  “父亲,女儿定竭尽所能,好好学习琴棋书画,向颜府千金看齐!”唉,没办法,在真正的薛千金回归之前,只能她替她好好照顾这个可怜的老父亲了。

  看着跪在地上终于懂事了的女儿,薛崇礼顿时老泪纵横:“玉儿,我的儿,你终于开窍了,阿罗啊,你在天有灵,看看我们的女儿吧,她长大了......”

  薛玉简直想要翻白眼,这个薛尚书也太好骗了吧,真不知道他在官场是怎么活下来的。

  “春桃,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扶小姐起来。秋菊,赶紧伺候小姐更衣,这么凉的地儿,跪了那么久,别跪坏了身子!”

  不过这个薛尚书对自己的女儿倒真是宝贝得很,一直看着两个丫鬟忙里忙外,直到她们把薛玉收拾停当才摸了一把泪,跨步离开。离开之前还不忘来一句:“哦,为父给你请了个老师,不日便到魏都。”

  啥?还给她请了个老师!看来她的逍遥日子真的要结束了。

  “春桃,去跟父亲说,我要去庙里上香,顺便去祭拜一下母亲!”

  “那颜府的诗会......”

  “诗会都结束了,还去个屁啊!”

  春桃一惊,赶紧捂住薛玉的嘴巴:“小姐,慎言,老爷还未走远。”

  薛玉翻翻白眼,甚是无语:连言论自由都被剥夺了!

  春桃秋菊办事效率还算可以,不出半个时辰,薛玉已经在出城的马车上了,且边上还放好了上香用的香烛和祭拜用的冥币。

  魏都的街道甚是繁华,薛玉忍不住掀开帘子,感受一下烟火气,若不是春桃秋菊硬拦着,她定要下去好好逛逛,仔细瞧瞧那些胸口碎大石的,捏泥人的,口中喷火的,与蛇共舞的......

  “小姐,把头缩回去!”春桃一看薛玉脖子越伸越长,忍不住轻声提醒。

  “春桃......出都出来了,就不能好好看看吗?”她这个尚书千金是做得有多憋屈,除了要讨好老爹,还得处处看自己丫鬟的脸色。唉!薛玉见春桃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只好撅撅嘴,不情愿地把脖子缩了回去。

  出了城,就没有这么热闹了,入眼的都是一片葱翠,路上也只有寥寥几人。又行了几里地,便到了九峰寺。这九峰寺位于魏都西郊九都峰脚下,背靠九都峰,从正面看,可以清楚地看到九都峰的九个山头,九峰寺因此而得名。九峰寺曾是皇家寺庙,后对民间开放,据说,魏国如今的三皇子便是在此庙中求得,因此香火异常鼎盛。

  薛玉原本也不信这些,说是来上香,只是借机出来感受一下这魏国的风土人情,以后若是回去了也好有个谈资。因此她匆匆拜完,便想随意逛逛。

  正在此时,跌跌撞撞进来一男子,背上还背着一孕妇。他也不看薛玉,放下身上之人倒头便拜:“佛祖,佛祖,保佑保佑,救救我家娘子和她腹中的胎儿吧!佛祖,佛祖......”

  男子拼命磕头,额头鲜血淋漓,只是头顶佛祖依然慈眉善目,他躺在地上的娘子依然奄奄一息。

  秋菊拉着薛玉赶紧避开了躺在地上的妇人,薛玉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妇人高高隆起的腹部,突然动了一下,显然是腹中胎儿在奋力挣扎,薛玉恻隐之心忽起,摸了摸怀中锋利的小刀片,对着秋菊道:“去向方丈借一间厢房。”

  https://www.biqugebar.com/99864_99864841/5055913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