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书之女 > 第七章 帮人帮到底

第七章 帮人帮到底


  九峰寺,厢房。

  薛玉坐在阿秀床边欣赏阿秀的绣品,这细腻的针脚,栩栩如生的图画,看得薛玉啧啧称奇。薛玉放下绣品,道:“夫人,我有个不情之请。”

  “神医但说无妨,只要阿秀能办到的,一定竭尽所能。”

  薛玉也不拐弯抹角:“我想开个绣坊,但是没有好的绣娘,希望阿秀夫人来帮我培养几个。”

  “神医叫我阿秀就行了。不知神医所谓的培养,是何意?”

  “哦,培养……就是收几个徒弟,教她们刺绣。”

  “这有何难,阿秀一定做到。不知何时可以开始?”

  “不急,等阿秀出了月子,修养好身子,到西郊半山腰的澜山别院找我。”

  九峰寺,另一间厢房。

  耶律齐一听到薛玉的声音,便马上靠到了墙上。

  “主子,听墙角不是君子所为!”聂远不齿道。

  耶律齐一个杀人的眼神飞过去,聂远立即噤声。

  “去查查澜山别院是谁家的产业。”这几日耶律齐总觉得心中烦闷,便想来九峰寺走走,不曾想,这么巧,碰到了令他烦闷之人。她想开绣坊?怎么不开医馆!

  忽然,隔壁门开了,来人似乎要走。

  “主子,要不要出去见上一面?”

  耶律齐正要跨步出去,一想,又收回了脚步:“有失身份。”

  聂远嗤之以鼻,那日匆匆跑到门口,惆怅呆立良久的不知是谁?

  此时,忽然门外有人来报。聂远立即回禀:“主子,长公主情况不太好,驸马让您马上去一趟!”

  “什么情况?”

  “长公主临盆,似有难产迹象,已陷入昏迷,太医产婆都束手无策。”

  耶律齐一惊,道:“追上刚才离去之人,即刻带到公主府!”

  薛玉长这么大(包括前世今生),第一次被套麻袋!这感觉,怎么说呢?有点紧张,有点刺激还有点期待。套她麻袋之人在套之前还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让她觉得此人可能是她熟悉之人。

  那人问:“刀带了吗?”

  薛玉当时一思忖,觉得此人问的应该是她的手术刀,便回道:“刀在人在,刀亡人亡!”这么江湖的场景,不来点应景的都对不起自己。

  然后那人就满意地把她套进了麻袋!

  等她从麻袋中出来,发现来到了一个昏暗的房间,装饰倒是异常华丽,只是入鼻的是一股血腥味,这味道她最熟悉不过。

  “赶紧准备,烈酒、热水、麻沸散都已备好!”

  这声音来得突然,吓得薛玉差点摔倒。她定睛一看,发现屋内还有一人,穿着白色锦袍,脸上还挂着一块白色丝帕。这装束,薛玉似曾相识啊!

  “还愣着干什么!快来救人。”那人边说,边递过来一块同样的白色丝帕。

  薛玉接过丝帕戴上,拿出随身携带的手术刀,用烈酒消了毒,走到床边,看了一下床上之人的瞳孔,道:“有点危险,救救看吧!肚子上会留疤,她不介意吧?哦,或者说您不介意吧?”

  “她不会介意,她也不会在乎我介不介意。麻沸散已经服下,可以开始了。”

  “灯太暗,把帘子拉开。”明明是白天,为何要弄得跟晚上一样。

  耶律齐一示意,帘子立即被拉开。

  薛玉拿起手术刀,熟练地将女子腹部一层一层地剖开。

  耶律齐则熟练地擦血,递刀,擦汗......

  薛玉突然一顿,眉头紧皱。

  孩子有点缺氧,导致脸色发黑,唇色发紫。

  “情况不太好,你要有心理准备。”

  薛玉果断地剪断脐带,耶律齐主动将孩子接过,看到孩子的脸色也是一愣。

  “拎起来,拍打一下!”薛玉边缝合边道。

  耶律齐照着薛玉上次的样子将孩子拎起,拍打臀部。

  “没反应。”

  “继续,不要停。看看口中是否有异物,清理一下。”

  耶律齐撬开婴儿的小嘴,婴儿口中吐出一口浑浊液体,耶律齐慌忙躲开。

  薛玉缝好伤口,接过孩子,手法娴熟地拍打了几下,孩子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薛玉松了一口气,抬手想要擦擦汗,耶律齐已先她一步,将她脸上的汗水抹去。

  薛玉诧异地看他一眼,这次倒是自觉。

  “她怎么样?有无性命之忧?”耶律齐望了望床上之人,问道。

  “看一个时辰之后能不能醒过来吧。让稳婆进来吧,该做的我都做了,剩下的就叫太医来处理即可。”

  耶律齐唤来侍女:“醒来之后六个时辰不要进食,等体内浊气排出之后才能进点流食。让太医准备好止疼药物。一月之内莫食寒凉,不碰冷水。都记下了吗?”

  “记下了。”

  “一炷香之后,让你家主子进来。”

  薛玉再次对此人刮目相看,那日她在九峰寺说的话他竟记得八九不离十。她洗净双手,收拾好工具,等着人再把她套上麻袋送出去。

  耶律齐吩咐完侍女,转向薛玉:“我送你回去。”

  “不用再套个麻袋啥的?”她怕被人杀人灭口,总觉得还是套一个比较保险。

  “跟我走!”

  薛玉心中还是没底:“还是套一个吧,这样我心里比较踏实。”

  耶律齐一个眼神,薛玉马上闭嘴,乖乖地跟在身后亦步亦趋。

  这府邸大得很,走了许久才终于到了门口,薛玉也不敢抬头看匾额,怕知道的太多会有麻烦,看到门口停着的马车,赶紧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马车将她送到了九峰寺的山脚下,春桃秋菊焦急地等在原地,突然看到自家小姐从马车中下来竟喜极而泣。

  “小姐,你去哪了?担心死我们了!”

  薛玉疲惫地笑笑:“去见了一位故人。我们赶紧回去吧!”突然觉得有点困。

  今日薛崇礼下朝比以往都要早,据说长公主今日临盆,差点难产而亡,幸得一神医相救,最终母女平安!

  薛玉手中筷子一抖,赶紧扒了几口饭,回房就寝了。

  雍王府。

  “主子,澜山别院是当朝礼部尚书薛崇礼已故发妻名下的产业。”

  礼部尚书薛崇礼?

  “是礼部尚书之女吗?”

  “这......不好说。薛崇礼确实有一个女儿,但......名声不太好。”聂远也就随便打听了一下,就听说了很多关于礼部尚书之女的传闻。

  “去看看。”

  “遵命!”

  直到两人翻入薛崇礼家的围墙,聂远才明白自家主子的“去看看”,并不是让他去看看,而是主子自己去看看。可是,堂堂魏国雍王半夜翻臣子家的墙算什么?

  他们刚翻进来,就听到两个丫环的对话:“小姐今日是怎么了?这么早就安寝了!”

  “我看小姐今日脸色不太好,许是受了风寒。”

  “怎么会!小姐平日里身体好得很!”

  “可是今日小姐晚饭都没吃几口。”

  受了风寒吗?晚饭也没怎么吃!莫不是今日累着了?还是被聂远吓着了?

  “要不要去看一看?”聂远看主子一脸的寒霜,忍不住问道。

  耶律齐冷着脸,一个纵身,走了。

  “主子,这就走了吗?”聂远边喊,边跟着自家主子越出了围墙。

  薛玉这一觉睡得很沉,等她醒来已是日上三竿,薛崇礼已下了早朝。

  春桃来报,说老爷让小姐去一趟前厅。

  这么早去前厅,不会又要挨训吧?莫非是嫌她起得太晚了?薛玉心中惴惴,脚上更是拖沓。还没走到前厅,就听到了薛崇礼的吼声:“怎么还不来?秋菊,再去催一下!”

  https://www.biqugebar.com/99864_99864841/5049966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