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书之女 > 第八章 皇家的赏赐

第八章 皇家的赏赐


  薛玉跨进前厅,顿时被她老爹满脸的笑容和满桌子的金银珠宝闪瞎了眼。

  薛崇礼见薛玉进来,忙道:“玉儿,这是皇后赏赐你的。”今日大殿之上,皇上莫名其妙夸他办事牢靠,赏赐了一大堆东西,顺带还夸奖了一下他女儿。

  薛玉迷惑道:“父亲,您跟皇后很熟吗?”

  “我跟皇后怎么会熟呢!”他为官这么多年,统共也就见过皇后两三次,“我还想问你呢,你跟皇后熟吗?”

  “没见过。”

  “那皇后为何无缘无故赏赐你这么多东西?”

  “那定是父亲大人办差得力,女儿也跟着沾光。”

  “最近为父好像也没办什么差事啊!”薛崇礼一脸茫然。

  “哎,父亲不要多想了,皇上赏赐,您又不能退回去,拿着便是了。哪些是赏给女儿的?”

  薛崇礼往桌上一指:“这些都是!”

  薛玉拿起一串珠子,问道:“这个值钱吗?”

  “皇家的赏赐能不值钱吗!这是东珠,一颗就值千金,这一串,估计白银万把两吧!”

  白银万两!薛玉顿时眉开眼笑:“那这红色的是什么?”

  “红玛瑙。比东珠还值钱,有钱也买不到。”

  薛玉眼珠子瞪得比铜铃还大:那她岂不是要成百万富翁了!

  “春桃,秋菊,将皇后赏我的东西都搬到我屋里,登记入册,藏进我的小金库!”这下好了,造流民所的银子,修澜山别院的银子,办绣坊的银子,统统都有着落了!

  闻着女儿满身的铜臭味,薛崇礼胡子都翘起来了:“这是皇后赏赐薛府的,怎能藏进你的小金库?得收入府上的总库房!”

  “父亲,这是皇后赏赐女儿的,自然得由女儿来保管。”到嘴的鸭子可不能让它飞了。

  “你个小没良心的,你说你从小到大花了我多少银子,现在得了赏赐就想一人独吞了!”

  “父亲,反正您就我一个女儿,你现在不给我,以后还是要给我的......除非,你想续弦,再生个儿子,把这些都留给儿子!”

  “小畜生,为父若是要续弦早就续了,还会等到今日!”薛崇礼正伸手要打,门口忽然来报:“公主府来人,请小姐去一趟。”

  公主府?尚书府与公主府并无来往。

  “玉儿,你是不是又在外面闯祸了?”

  薛玉摇摇头,心中却暗自思忖:看来昨日那女子定是长公主无疑了!那今日皇上皇后的赏赐也就说得通了。

  “父亲,女儿还是去一趟吧。”

  薛崇礼挥挥手,公主府的人难道还能拒了不成?

  尚书府离公主府其实并不远,毕竟同在魏都,所以,薛玉还来不及打个盹,公主府就到了。走过弯弯绕绕的回廊,穿过假山奇石的花园,便来到了魏国长公主的居所。领路之人只到门口,示意薛玉独自进去。薛玉略一犹豫,里面就传来一个声音:“进来吧!”

  薛玉跨步而入,屋内的血腥气都已洗去,取而代之的是安神的熏香,闻这味道,似乎还有些许止痛功能。

  太医正在给长公主诊脉,不远处,坐着一锦袍男子。

  长公主见薛玉进来,虚弱地开口:“听阿齐说,昨日是你帮本宫接生的孩子?”

  阿齐?薛玉疑惑地看了一眼锦袍男子,原来他叫阿齐。薛玉点点头。

  “多谢你把本宫从鬼门关拉回来,还有我的孩子。”长公主对着薛玉伸出手,“过来看看我的孩子!”

  薛玉上前一步,伸着脖子瞧了瞧那孩子,唇上的青紫已经褪去,脸色也恢复了红润:“恢复得不错。”

  “她叫绵绵……你过来,摸摸她……”长公主想要起身,但忽然眉头一皱。

  薛玉赶紧上,道:“伤口还会疼一段时间,公主莫要多动!七日之后,方可下床活动。”考虑到王公贵族养尊处优,薛玉特意多加了几日。

  “好!”长公主脸上散发出的母性光辉使她整个人更加柔和。

  “那公主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薛玉说完,就打算告退。

  “太医,给这位姑娘瞧一瞧。”耶律齐突然开口。

  啥?这位姑娘指的不会是她吧?

  太医领命上前:“请姑娘伸出手来!”

  薛玉呆呆地伸出手,心中却暗犯嘀咕,她又没病,把什么脉啊!

  太医把脉良久,一会皱眉,一会撇嘴,一会又开始捋胡子,看得薛玉心惊胆战:“太医,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

  太医犹豫片刻,道:“姑娘脉象平稳,身体很是健朗!”他只是想不通,为何雍王要让他给这位姑娘把脉。

  “哦……”薛玉松了口气,“这就好,这就好,在你们这若是得个绝症治都没法治!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她今日得去澜山别院看看,顺便把五婶她们安顿一下。

  长公主点点头,耶律齐带着她走出了门口,穿过假山奇石的花园,走过弯弯绕绕的回廊,只是,这回廊却通向了另一个方向。薛玉记性再不好,走了两遍的路总还是认得的。

  “那个……阿齐啊……”薛玉忍不住开口。

  “大胆,竟敢直呼雍王名讳!”同行的丫鬟呵斥道。

  他是雍王?薛玉缩了缩脖子,她听长公主这么叫她,想来大家应该都是这么叫他的,是她自作聪明了。

  耶律齐一愣,她竟叫他“阿齐”。

  “哦,那个……雍王殿下……我们是不是走错方向了?”

  耶律齐脚步一顿之后,继续前行。薛玉只好摸摸鼻子,亦步亦趋。照刚才的情形看,他应该不会将她杀人灭口。

  耶律齐的脚步,停在一个偏厅门口。薛玉好奇地往里望了一眼,只看到一张桌子。

  “端上来。”耶律齐面无表情地吩咐完,便跨进了偏厅。

  薛玉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不进去吧,她总不能站在门口,进去吧,人家也没说,万一一不小心又自作聪明。

  “还不进来!”

  薛玉闻言,赶紧也跨进偏厅,偷偷翻了个白眼,指令明确一点不好吗?老是让人猜,真是费劲。她刚坐下,下人就鱼贯而入,端进来各色精美菜肴,只是都略偏清淡。原来是想请她吃顿饭啊,早说嘛!

  薛玉拿起筷子正要夹菜,发现对面之人没有动静,只好吞了口口水,将筷子放下。

  耶律齐见薛玉放下了筷子,皱眉道:“为何不吃?”

  “怕你下毒!”薛玉没好气地回道,这样被人盯着,吃得下才怪!

  “无毒。”

  “没胃口!”薛玉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好声好气地道。

  “吃完了才能走。”

  这人……简直……薛玉拿起筷子,恶狠狠地一顿风卷残云,将桌上的菜肴吃个精光,“啪”地一声,放下筷子,道:“可以走了吧?”说话间,桌上一只碟子还在滴溜溜地转圈。

  耶律齐嘴角一扯,道:“可以。”

  走了几步,薛玉又回过头来,道:“不要把我帮公主接生的事告诉我别人!”

  耶律齐点点头,这也正是他心中所想,知道之人越少就可以避免很多麻烦。

  薛玉说完便快步离开了。

  耶律齐看着薛玉背影良久:脉象平稳,胃口甚佳,中气十足,走路带风,看来身体没有问题。

  薛玉气呼呼地回到尚书府,春桃秋菊早已在门口等候。春桃一见自家小姐,立即上前小声道:“小姐,别院有消息……”

  薛玉一把将春桃拉到一边,道:“老爷在府上吗?”

  “老爷被同僚拉去喝酒了,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

  只要薛崇礼不在,这薛府就是她的天下,薛玉立即挺直了腰杆:“走,去别院看看!”

  澜山别院不大,但很精致,亭台楼阁,回廊曲折,这时节,满院的绣球花,花团锦簇,使得整个别院更显雅致。

  薛玉来到花厅,阿秀已在等候。

  “神医家的别院真美!”

  “阿秀,叫我小玉吧。人马上就到了,只是刺绣这东西也要看天分,到时你先看看,有没有什么可造之才。这些人,都没什么根基,阿秀自己看着教吧!”

  “礼不可废,我就叫神医玉姑娘吧!绣活只要勤练,其它没什么难处,姑娘放心,阿秀定竭尽所能!”

  薛玉点头道:“那我就先谢谢阿秀了。”

  “玉姑娘客气了。”

  “哦,还有一事想与你商量。刺绣我是一概不懂的,所以,等绣坊开起来,阿秀能不能帮我打理绣坊?”

  “阿秀的命是姑娘救的,姑娘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有了这句话,薛玉就放心地去流民聚集之处贴告示了!

  https://www.biqugebar.com/99864_99864841/5048059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