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书之女 > 第十一章宥阳乡亲

第十一章宥阳乡亲


  到宥阳,整整走了十五天,一路太平。薛玉心中犯嘀咕,不知是她老爹心太大还是这魏国治安实在太好,他居然放心她一个人回老家。除了春桃,就给派了两名侍卫。

  马车停在一幢老宅门前,薛玉抬头看看,匾额上写着“薛府”二字。春桃上前敲了敲门,里面有人应声:“门外是谁?”

  “薛府小姐。”

  门内人一听是薛府小姐来了,忙开门迎了出来:“小姐终于来了,老夫人已经等候小姐多日了。春桃姐姐快扶小姐进门,我这就去禀报老夫人”

  薛玉刚踏进门,就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颤抖着喊道:“玉儿,我的宝贝,总算是到了。快到祖母这边来,让祖母好好瞧瞧!”

  薛玉还未伸手,就被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拉了过去。她一见薛玉却愣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都说女大十八变,我家玉儿变得连祖母都快认不出来了。”这眼神,不像爹也不像娘,亮得跟天上的星星似的。

  薛玉也有点愣神,她这可是第一次来宥阳老家,怎么没人跟她说宥阳还有一位祖母啊!她只好硬着头皮喊道:“祖母好......”

  “好,好,好......玉儿还没吃饭吧,走祖母带你去用饭!”

  薛玉心中一喜,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对薛家人来说,最要紧的事就是吃饭。

  吃饱喝足之后,老祖母就颤颤巍巍地带着薛玉出了饭厅,往后院走去。

  “你父亲早就来信了,说让我帮你物色一门亲事,这几日,我也打听了一下我们宥阳的一些望族,自然跟魏都的大族是不能比的,但生活倒也富足,祖母一定为你挑一门如意的。”

  薛玉惊得差点下巴都掉下来,她都还没安顿下来呢,这么快就切入正题了?

  “祖母,先让我缓口气再说吧!”

  “哦,你看祖母真是老糊涂了,你这才刚到,还没缓过劲来呢!前面就是你的房间了,早几天就命人收拾好了。”

  “谢谢祖母。您先去歇着吧,这里有春桃就可以了。”

  “好,好,那玉儿就好好休息啊,好好休息,明日祖母就带你去相看相看!”说着就在下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了。

  薛玉把自己往床上一扔,坐了这么久马车,感觉浑身骨头疼!

  “小姐,注意举止!”春桃忍不住提醒。

  睡觉还要什么举止!薛玉不理春桃,继续四仰八叉地躺着。这么一躺,直接就躺到了第二天天亮,直到春桃来叫她。

  “小姐,起身了,老太太说让小姐梳洗一下,今日要去见客......”

  去见客?薛玉怎么听怎么别扭。

  “好,马上起!”唉,父命难违,见客就见客吧!

  见的第一个客是表二舅家的三姐夫家的亲家的朋友的儿子。约在宥阳顶有名的酒楼“楼外楼”,这不禁让薛玉想起“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的杭州。薛玉与祖母先到了,春桃伺候在侧。菜还未点,茶倒是先上了,薛玉边喝茶,边欣赏着窗外的风景。这宥阳与魏都有所不同,若将魏都比作威武大将,那这宥阳便是小家碧玉,处处是小桥流水,绿树红花。

  楼外楼窗外恰好有小河流过,石砌的岸,青苔茵茵,两边又有绿树掩映,这风景着实让人舒心。薛玉觉得,若在这宥阳嫁个人,过上一辈子也不错。想着,便忍不住又喝了一口茶。

  只是还未待她将茶咽下,春桃就提醒:“小姐,小姐,来了……”

  薛玉一看来人,差点被一口茶噎死。来人身高大概一米六,体重有个两百斤,肥头大耳双下巴。薛玉立即打消了要在宥阳过一辈子的打算。

  “咳咳咳......”薛玉剧烈地咳嗽,将脸咳得通红。

  “这位是薛玉妹妹吧?薛玉妹妹这是怎么了咳得这么厉害,吃什么噎着了吧?”那胖子上来就要给薛玉拍背,薛玉赶紧捂着嘴换了个位置。

  “薛老太太,这就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刘二喜”傍边一妇人道。

  “刘家二姨,请坐请坐。”薛老太太朝薛玉努努嘴,:“这就是我那顽劣的孙女!”

  看着面前穿金戴银,穿红着绿的刘家二姨,薛玉在心中暗自摇头:这审美!这搭配!简直不忍直视啊!

  “玉儿,这是你二姑奶奶!”

  二姑奶奶?这辈分是不是有点乱啊?

  见薛玉愣着,春桃赶紧推了推她。薛玉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疑问:“祖母,这位是我姑奶奶,那姑奶奶的儿子我该称呼啥?这辈分......是不是有点乱套啊?”

  刘二喜忙道:“不乱,不乱!以后成了亲,喊娘就行了!”

  薛玉再次往边上挪了挪,远离这充满乡土气息的一家人。可刘二喜也紧跟着挪了挪,离薛玉更近了。

  “薛老太太,您看这两小的,还挺登对啊!”

  薛玉向薛老太太使劲使眼色。薛老太太正要开口,话头就被刘家的接了过去:“我们家二喜长得是那个了点,但是心好啊,又孝顺又会做生意,薛家姑娘若是嫁过来绝不会受委屈的。”

  “这......我们回府再斟酌斟酌。”薛老太太委婉地说。

  “还斟酌啥啊!薛家小姐也十六了,过了年关就十七了,况且你们在魏都的那些名声,我们是毫不在意的......”

  “二姑奶奶,我一点都不急着嫁,在魏都的那些名声,我也是毫不在意的。今日,本小姐没什么胃口,祖母,我们回府吧!”

  一听薛玉要回府,刘二喜立马起身:“薛妹妹,你别生气。我娘那是太心急了!”

  刘二喜说着,踢了踢刘家的,轻声道:“娘,薛妹妹我看了很中意!”

  “中意也没用!”忽然一个男子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随之而来的是风尘仆仆的韩定。

  薛玉原也不觉得韩定长得多好,但往刘二喜身旁一站,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韩定拉起薛玉就要走,薛老太太不依:“站住!”

  “春桃,先送祖母回府!”韩定道。

  “谁是你的祖母!要不是你们韩家退了玉儿的亲,我们玉儿至于到如今这般地步吗?”

  “祖母,定儿改日上门谢罪,但与玉儿的亲我死也不会退的!”

  薛玉心中哀叹,这叫什么事!

  “春桃先送祖母回府吧,我与韩将军好好谈谈。祖母放心,我有分寸。”

  刘二喜母子瞪大了眼睛:站在他们面前的竟然是大魏传说中的战神韩定韩将军。确实听说韩家祖籍宥阳,可谁都没见过他本人啊,今日终于见着了!

  韩定拉着薛玉便走,留下目瞪口呆的一群人。

  出了楼外楼,韩定翻身上马,一手将薛玉也拉上马,挥鞭而去。

  薛玉从未骑过马,只觉双腿发木,心惊胆战。

  “韩将军,有话好好说。”这武将发起火来真的吓人。

  “叫我韩定!”

  “那个......韩定......能不能先让我下来,我没骑过马,有点眼晕……”

  “不行!”

  “韩定,你冷静点,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慢慢聊!”

  “你都跟人相亲了,你让我怎么冷静!”

  “我这不是被逼无奈吗!”

  被逼无奈!韩定马速马上慢了下来。薛玉赶紧趁热打铁:“韩将军,哦,不,韩定,那边有个馄饨铺,要不我们先坐下吃碗馄饨?”

    薛玉端起馄饨,呼噜呼噜几口就吃完了,还一口将汤都喝下了肚。

  韩定见状,将自己面前的馄饨推向薛玉。薛玉也不客气,又几口将韩定的馄饨也吃下了肚。

  “别急,慢慢吃。你若是喜欢这家的馄饨,我以后天天带你来吃。”

  “今日起得晚,还没用早饭就被祖母拉到楼外楼。本想着午饭总有着落了,结果,唉,一言难尽啊!”

  “我这就回府跟母亲说,去薛府提亲。”

  “估计祖母和父亲不会答应。毕竟薛家在宥阳在魏都也算有头有脸的人,你韩府前几日刚退了婚,马上又去提亲,薛府也不是挥之即去,呼之即来之人啊。”

  “那玉儿是愿意的喽?”韩定心中难言欣喜。

  “啊?”薛玉疑惑,她只是就事论事,怎么就变成愿意了?

  “我这就回府,让母亲准备准备,去你家府上提亲。”

  韩定翻身上马就要走,薛玉赶紧将他喊住:“韩定......馄饨钱......”她身上现在可是身无分文。

  韩定下马,付了馄饨钱,打马而去!薛玉傻眼了,他就这么走了?把她一个人扔在这人生地不熟的馄饨铺旁边?

  幸好,过了没多久,韩定又回来了,一把将她拉上马:“抱歉,我太高兴,忘形了,我先送你回去!”

  https://www.biqugebar.com/99864_99864841/5043015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