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书之女 > 第十二章 来圣旨了

第十二章 来圣旨了


  薛玉刚跨进薛府,就觉得气氛不对,果然客厅站着一个陌生人,看装束,像是宫里人。薛老太太陪立在侧。一见薛玉,大家似乎都松了口气。春桃赶紧上前:“小姐,魏都宫里来人了,说要等你到了才能宣读圣旨……”

  圣旨?她何时跟宫里有瓜葛了?还千里迢迢来宥阳宣读圣旨。莫不是她无意间犯了什么法,官府通缉来了?

  “薛玉接旨!”

  薛玉见薛老太太带头跪了下去,薛府下人齐刷刷地跪了一地,也只好跪了下去。

  “下月初五,皇后寿辰,魏都五品以上官员务必携家眷出席,钦此!”

  这什么无厘头圣旨?皇后寿辰管她什么事,还要亲自来宣旨。薛玉呆呆地接过圣旨,百思不得其解。

  “这位公公,请问这圣旨何意?”

  “就是让薛姑娘下月初五参加皇后寿辰。”

  “可是,我现在人在宥阳,近期不打算回魏都。这寿辰非参加不可吗?能不能告个假?”

  “告假?姑娘说笑了!姑娘若是不去给皇后娘娘祝寿,就是抗旨不遵,全家都得掉脑袋!”

  啥,这么严重?

  “请问公公,宫里派出了多少位像您这样的公公去各地宣旨啊?”薛玉真的很好奇,皇后是怎么知道有她这么一个人的,又是怎么知道她人在宥阳的。

  “就我一人。”他也很纳闷,赶了半月的路,就为了把这薛家小姐叫回去参加寿宴。他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薛玉,这薛家小姐到底有何特殊,长得倒还可以,这眼睛,跟天上的星星似的。

  “这就怪了,为何独独来宥阳宣旨啊?公公可否为我们解解惑?”

  “老奴实在不知。薛姑娘到了魏都自然就知晓了。”

  魏都,雍王府。

  “宣旨的人派出去了吗?”

  “回主子,已经派出去了。”

  “韩定呢?”

  “今日收到飞鸽传书,韩将军与薛小姐已经碰面了,还一起......吃了碗......馄饨。”看着他家主子明显冷下来的脸,聂远都不敢把两人共乘一骑的事告诉他。

  “今日初几?”

  “今日十六。”他家主子从来没有这么沉不住气过。

  还有二十日。他得研读一下兵书以稳心神。

  一大早,薛玉认命地起身,开始收拾行装,有些行李都还未打开过。正忙得焦头烂额之时,有客登门。来人年纪四十几,穿得倒是体面,长得也还不错,只是脸上不见笑颜。她打量了一下坐在门口台阶上指挥下人的薛玉,嘴角抬了抬:“这就是玉儿吧?”

  薛玉见来人跟她打招呼,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道:“你好,你找谁?”

  “我找你家老太太。”

  “祖母就在屋里,春桃,带这位夫人进去。”

  不久,韩定也来了,在门口张望了一下,就坐到薛玉旁边:“我娘出来了吗?”

  “你娘?刚才那位是你娘啊!”薛玉瞧了瞧韩定,还真有几分像:“还没出来。”

  韩定有点坐立不安:“你说,你祖母会不会答应?”

  “答应什么?”

  “你我的亲事啊!”

  亲事?薛玉想起来了,昨日他确实说要让他娘来府上提亲。

  “可是你还没问过我本人愿不愿意呢?”

  “你一千金小姐,即使心里愿意,嘴上也不会说愿意的。”

  跟古人沟通怎么这么困难,薛玉决定等韩定他娘出来了再说。

  薛玉看了看韩定,突然问道:“韩将军,你那流民所建得怎么样了,开始筹钱了吗?”

  “我已禀告皇上了,皇上已亲笔御批,等我这次回魏都,就会发布告示,向民间筹钱。”

  薛玉顿时来了兴致:“韩将军能否跟我详细说说?”

  韩定又重新坐到石阶上,慢慢道:“那日朝上讨论,吏部的人算了一下,若要将全部流民都安置妥当,大概需要白银三十万两。”

  “三十万两白银也不算多,万一被一人全部投了,岂不是可以垄断经营!”

  韩定也来了兴致:“何为垄断经营?”

  “流民所若为一人所有,那这人岂不是可以哄抬租金,或借机与朝廷谈判。就是你们所谓的一人独大。”

  “玉儿所言极是!那日朝上吏部确实有提出一人独大的问题,因此皇上说了,这三十万两白银国库出十万两,剩余二十万两,以一千两为一份,投资之人最多只能购买十份,也就是一万两。”

  薛玉微微一笑,韩定接受能力还挺强,这么快就学会用投资一词了,且魏国朝堂确实有智者,考虑问题细致全面。

  “那这一份份额可以建造几间房?”

  “按目前魏都的物价,造一间房大概一百两,一个份额就是十间房。以每年每间房十两的租金,国库得三两,投资者得七两,那每年就是七十两,十年七百两两,大概十五年收回本钱,接下来的就都是赚的了。”

  “那韩将军有没有想过,若是十年后天下太平,没有流民了,这些房子要怎么办?”

  “这……我们还未讨论过......”韩定皱眉,“玉儿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薛玉正要开口,韩定突然站了起来,喊了声娘。

  “祖母答应了吗?”

  门口妇人摇摇头,看了坐在台阶上的薛玉一眼,一言未发地走了。

  韩定走到薛玉身旁,轻生问道:“你什么时候启程,我与你同行。”

  “我马上就走。”

  “定儿,随娘回去!”

  韩定向薛玉挥挥手,就跟着他娘走了。

  薛玉最终也没有与韩定同行,据说流民所出了点意外,韩定快马加鞭赶回了魏都。薛玉则是悠哉悠哉慢慢往回走。

    魏都,雍王府。

  “阿远,流民所怎么样了?”

  “流民所房子坍塌,压死了三位流民,韩将军已经赶回来在处理了,刑部也已着手调查坍塌的原因。”

  韩定已经回魏都?那薛玉为何还没消息。

  “阿远,今日初几了?”

  “回主子,今日初三,再过一日就是皇后寿辰了。”

  “随我出城看看。”

    薛玉已经对古代的交通工具深恶痛绝了,这马车坐个一天两天倒还可以,让你坐个十天半个月,简直要人老命。若不是为了保住全家人的脑袋,她真想走一天歇三天。

  今日初三,薛玉叹了口气,终于看到九峰寺和它后面的九个山头了。再往前走走,就是魏都的城门了。薛玉一想,马上命车夫调转马头:“先去澜山别院。”

  耶律齐刚出城门不久,恰好看到调转马头的薛府马车。

  他在城门口目送马车驶往西郊,拨转马头,打算回城。

  “主子,我们这就回去了?”聂远也是摸不着头脑,大老远地出趟城,就是为了来城门口晃一圈?

    薛玉马不停蹄地赶往澜山别院,刚踏进院子,就见五婶匆匆出来。五婶一见薛玉,马上喜上眉梢:“玉姑娘,您回来了!”

  “五婶这是要去哪?”薛玉见五婶行色匆匆,便问道。

  “我要赶在天黑之前将这些绣品送到绣坊。这几日绣坊生意越来越好,今日若不送出,明日恐怕就要断货。”

  薛玉看了看五婶手上的绣品,也是一阵惊讶:“这些都是你们绣的?”

  五婶羞涩地笑笑:“绣得不好,让玉姑娘见笑了。”

  “哪里!绣得非常精美,短短一月能有此绣功,真的不错!”

  “可是阿秀夫人说我们的这些绣品也就勉强能看,若要拿得出手,还得勤加练习。”

  “这些绣品先交给我吧,我找阿秀了解一下情况就要回城了,到时一并送去就行了。”

  “是,玉姑娘!”

  https://www.biqugebar.com/99864_99864841/5041143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