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书之女 > 第十三章 宫宴风波

第十三章 宫宴风波


  薛玉到绣坊时天已微暗,秋菊正在店门口张望,一见自家小姐的马车,赶紧迎了上去。

  薛玉一下马车,将绣品交到秋菊手中,道:“这几日辛苦秋菊了!”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这几日绣坊生意很好,绣娘们都在连夜赶工了。”

  绣坊开得这么顺利也是出乎薛玉意料。

  “秋菊,把东西放好,随我回府,好好跟我说说这几日的情况。”

  “好,小姐稍等!”

  魏都,薛尚书府。

  终于到家了!吃了一顿热乎乎的饭,洗去一身风尘,薛玉躺在床上舒服地呼了口气。薛崇礼本想问问薛玉此去宥阳的情况,一看宝贝女儿脸上的疲倦之色,也是作罢了。

  薛玉躺在床上懒懒地开口:“秋菊,绣坊做了几天生意了?”

  “小姐一走便开张了,算一下总也有二十七八日了吧。”

  “每日大概能赚多少银两啊?”

  “这个......我问了一下阿绣,她说刨去人工、材料和铺面租金,每日大概有二十两银子的收入。”

  薛玉点点头,二十两银子是个什么概念她也不清楚,打了个哈欠,觉得有点困,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日早膳,薛玉走进饭厅,发现薛崇礼赫然在座,顿时瞌睡醒了大半:“父亲今日怎么没去上早朝?”

  薛崇礼一瞪眼:“早朝回来了!”

  “哦。”薛玉突然觉得自己就是薛府的一条米虫。

  “今日皇上大赞韩定办事得力。”

  “哦。”薛玉顾自己埋头喝粥。

  “韩定他娘是不是去宥阳老宅你祖母那里提亲了?”

  “嗯。”薛玉照实回答。

  “你怎么看?”

  “祖母没答应。”

  “我是问你自己是个什么想法?”除去退亲之事不说,韩定倒是托付终身的不二人选。

  “没想法。”在这封建社会,她能有什么想法!

  薛玉转念一想,突然放下筷子:“我跟韩定说,我薛家在魏都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岂是你韩府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之人!”

  薛崇礼一愣:“你不是仰慕韩定已久,此生非他不嫁吗?”

  “有吗?那是年少轻狂,不懂事!”薛玉拿起筷子又夹了点小菜,吃完抹了一下嘴,喊道:“春桃,秋菊......”

  “你又要去哪里鬼混?”

  “我去街上买些东西,去去就回......”话还未完,人已在门外。

  薛玉刚到绣坊,便看到被砸得稀巴烂的排门和满地狼藉的绣品。薛玉抓住一个伙计问道:“怎么回事?”

  秋菊也是一惊:昨日走时还好好的,今日一早怎么变成这幅光景?

  伙计惊魂未定:“今日一早,曲彪就带着几个大汉来到店里,什么话也没说,见东西就砸......”

  “可有人受伤?”

  “没......没人受伤,可是......可是这些绣品都被毁了,不能卖了!”

  “曲彪是何人?”

  “曲彪是魏都街头的恶霸,大家都认识,可是听说他背后有人撑腰,所以没人敢拿他怎么样。”

  “王法也无法约束与他吗?”薛玉沉吟片刻,道:“可知曲彪背后是谁在撑腰?”

  “小人......小人不知。”

  敢在魏都天子脚下为非作歹之人,恐怕是皇亲国戚了!

  “先把东西收拾一下,暂且关门歇业,等整理好了再做生意。”

  “小姐,我们还要做这生意吗?”秋菊担心地问道。

  “为何不做?有人不想让我们做,我们偏要做大做好给他们看。你家小姐我最喜欢迎难而上……”薛玉抬头看了看对面的高楼,这事估计跟魏都绣坊脱不了干系!

  薛玉匆匆回到薛府,路过薛崇礼书房,看了一眼在房内读书的薛崇礼,忽然心中一动:薛崇礼在魏都为官多年,说不定会有些消息。

  薛玉悄悄去后厨端了盘橘子,进了薛崇礼书房。

  “父亲,累了吧?吃点橘子,女儿刚才尝了一瓣,很甜!”

  “嗯,搁下吧。”薛崇礼眼睛都没离开书页。

  “父亲,女儿帮你捶捶背!”

  “想要多少银两尽管去账房支取,不过不要去买一些无用的东西。”

  “父亲,女儿只是想跟父亲聊聊天。从宥阳回来都没有好好跟父亲说过话呢……”

  “嗯,玉儿觉得宥阳如何?”

  “宥阳风景秀丽,气候宜人,非常适合居住。还有个楼外楼......”

  “楼外楼的桂花银丝味道绝佳,想当年我与韩兄经常去吃。只是那时囊中羞涩,总要攒一段时间的银子才能去吃上一顿......”薛崇礼似乎想起了年少时光。

  “可惜女儿没有口福,在宥阳只呆了一天就被召回来了。”说起这事,薛玉心中疑惑未解,“父亲知道为何皇后要千里迢迢把我从宥阳叫回来吗?”

  “听说雍王进宫见了皇后,说想趁皇后寿宴之际物色一下王妃人选。”

  “那也不用跑那么远来宥阳宣旨吧!”

  薛崇礼眉头一皱:“莫不是雍王看上你了?”

  “父亲,您觉得你女儿国色天香吗?”

  薛崇礼摇摇头。

  “那您觉得你女儿才高八斗吗?”

  薛崇礼摇摇头。

  “那您觉得你女儿妖娆妩媚吗?”

  薛崇礼再次摇摇头。

  “父亲,我有这么差吗?”

  “你顽劣成性,臭名昭著,现如今又被人退了婚......”

  薛玉目瞪口呆:她真的有这么不堪吗?

  见薛玉这副表情,薛崇礼嘴角一抽:“你再怎么差,也是父亲的宝贝女儿,放心,父亲不会让你受苦的。”

  这话题越扯越远了,薛玉赶紧转回正题:“不过,宥阳的街道总还是没有魏都的热闹。魏都的街上什么都有:耍杂耍的,卖糖人的,卖首饰的......哦,还有那么高一个楼,专门卖绣品。叫什么来着......”

  “魏都绣坊!”

  “对对对,魏都绣坊。这绣坊什么都有,父亲你说是什么人能开那么大一绣坊?”

  薛崇礼眼珠子一瞪:“是不是你那小绣坊被人砸了?”

  薛玉一惊,他消息倒挺灵。

  “别以为你做了些什么为父一概不知,我只是想让你自己去碰碰壁,懂得生活不易,花钱不要那么大手大脚。”

  “父亲英明!”扮猪吃老虎,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那父亲是否知道皇后为何要赏女儿东西?”

  “这......为父确实不知!”

  看来也不是全知道啊。

  “父亲,这魏都绣坊是谁在撑腰?”

  “你啊,还是趁早将你那绣坊关了吧,魏都绣坊后面之人,我们惹不起!”

  “连父亲都惹不起,看来不是皇亲就是国戚。”

  “唉,告诉你也无妨。魏都绣坊是太子的生意。”

  太子?薛玉思忖片刻,道:“既是太子,为何知法犯法?”

  “这背后有复杂的利益关系,不是你我能了解的。”

  “我明白,父亲。正所谓官官相护,自古便是如此。”可是,她还是想试试,以卵击石也好,不自量力也罢,做事总不能半途而废。

  薛崇礼惊讶地转身,看着正在为他捶背的薛玉:“玉儿,你真的长大了。你母亲的在天之灵看了一定很欣慰!回房好好休息一下吧,明日还要参加宫宴,为父为你准备了衣服和首饰,去试试吧。”

  https://www.biqugebar.com/99864_99864841/5040462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