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书之女 > 第十七章 养病公主府

第十七章 养病公主府


  “你把药喝了,本王便走。听话,不喝药病怎么会好!”

  薛玉将头往被窝里一缩,躲着就不出来。

  “薛玉!你若再不出来,本王只好进来了!”

  “你敢!”薛玉闷着声音道。

  耶律齐话不多说,伸手就来掀被子......

  薛玉心中一急,忽觉小腹一阵绞痛,身下涌出一股暖流,似乎渗透了被褥。

  耶律齐伸手,刚触及被褥,便觉手上一湿,他一看,大惊失色,入眼的是满手的鲜红。

  “太医,快,快叫太医!”怎么会流这么多血?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血瘀气结吗!

  躲在被中的薛玉脸上一热,伸出头道:“别叫太医!我没事......”

  “都这个时候了,还说没事!”

  “耶律齐!”薛玉真被他气死了,“我真的没事,你把春桃给我叫进来!”她撑着一口气,好不容易把话说完。

  “怎么回事?哪里受伤了?出这么多血定不是小伤!让我看看!”

  薛玉将被子往身上一裹:“我没受伤。”

  “不要骗本王,太医来了一看便知!”这个庸医,这么大的伤居然没看出来!

  薛玉简直想翻白眼:“你不要叫太医!我,我这是......月事......来了......”

  第一次来月事竟被耶律齐发现,薛玉觉得可以记入人生糗事榜第一名。

  耶律齐立时愣在那里。月事?那他这一手血......

  薛玉觉得有必要说点什么:“我......我这是......第一次......,所以事先也......没什么准备......那个,你要不先把手洗一洗。”

  “本王,需要......做什么?”来月事会流这么多血吗?她虚弱的身子怎么吃得消!

  “你帮我把春桃叫来,顺便......跟长公主说一下,这被褥......”

  等耶律齐洗完手,薛玉也已收拾停当。耶律平正从房内出来,道:“阿齐,薛姑娘没事,你不用担心。”

  耶律齐在门口犹豫半晌,才开口道:“她目前的身体状况,这苦药怕是吃不得了。”

  “嗯,我与太医商量一下,给薛姑娘先开点补气益血的药吧。你要不要进去看她一下?”

  “恐有不便。”但不看一眼他又放心不下。正犹豫间,下人刚好端来红枣银耳汤,他便接过,借着端汤,进入闺房。

  “喝口汤。”耶律齐舀了一勺,递到薛玉嘴边。

  薛玉小腹疼痛,胃口全无,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她摇摇头,道:“不想吃。”

  “想吃什么,本王马上让人去做!”

  “想睡觉。”薛玉觉得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也好,你先睡一觉。”接着吩咐道:“把书房的公文都搬过来。”

  薛玉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他这是打算二十四小时监视啊!这个动不动就挖人眼睛拔人舌头的人在她旁边,让她怎么安睡?可这是人家府上,她也不能赶人,薛玉狠狠地叹了口气,把头一蒙,眼不见为净!

  出乎意料的是,她这一觉睡得异常踏实,梦中也没有咳嗽心悸,悠悠醒来,已是傍晚。她刚睁开眼,就看到窗口的身影,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一直印到她的床头。薛玉呆呆地望着窗口,他似乎偏爱白色,但看上去如此铅尘不染的人,怎会如此血腥!

  耶律齐听到响动,转过身来:“醒了?”

  “春桃呢?”薛玉找了一圈没有发现春桃。

  “去看药了。”耶律齐端起手边的碗,道:“吃点东西吧。”

  薛玉挣扎着做起来,想要接过他手中的碗,但耶律齐丝毫没有将碗给她的意思,反倒坐到她床边,舀了一勺羹递到她嘴边。

  薛玉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将她接到公主府养病,难道就是为了给她添堵?

  “耶律齐,我因何而病别人或许不知,但你应该很清楚!”薛玉喘了口气,打算跟他好好讲讲清楚。

  “惊惧。”

  “你明知......为何还要将我接到公主府,难道就因为洗坏了你一件衣服,雍王殿下就如此耿耿于怀?”

  耶律齐手一顿,他的心意难道她不明白?

  “什么都不要想,先把病养好。”

  “雍王殿下难道还不明白,只要殿下在我眼前,我这病就好不了!”薛玉心中郁结,索性就豁出去了,大不了也落个挖眼拔舌的下场。

  “病一日不好,就一日别回薛府!”耶律齐放下碗,心中恼怒,却又不知怒气因何而生。

  “你......咳咳咳,仗势欺人!我若要回去,谁也拦不住!”若不是不想让长公主难堪,她也不会进公主府的门!

  “你敢!”

  “我为何不敢?有本事你也挖了我双眼,去了我舌根!”薛玉心中怒气顿生。

  她怎能说这样的话!耶律齐心中一痛,那种牵牵扯扯的痛,让他难以忍受!他一把将她拉进怀中,把她的头按到胸口,觉得唯有如此才能缓解他心头的痛:“你明知本王的心意,为何还要说这样的话来气本王!”

  明白他的心意?薛玉一头雾水,莫非耶律齐这是在向她表白?

  薛玉把头从她怀中伸出来,道:“雍王殿下这是何意?你......不会是喜欢我吧?”薛玉瞪大了眼睛。

  “你说呢?”

  薛玉推开耶律齐,往后一缩:“我们是不可能的!”

  “为何不可能?”

  “我只想平平淡淡渡过此生,不想与宫中有任何牵扯!”

  “所以你宁愿回宥阳相亲!”

  “你怎么知道......我回宥阳相亲!”薛玉顿时思路清晰,原来如此!她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那日宣旨宫人的话:若是赶不上皇后寿辰,那就是抗旨,抗旨就是满门抄斩之罪!薛玉惊出一身冷汗,这就是皇家的办事风格!

  “那......我若是赶不上皇后寿辰,雍王有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后果?满门抄斩!雍王殿下是高高在上的魏国皇子,又怎会在意我们升斗百姓的死活!”薛玉觉得胸口憋闷,一口气喘不上来,又开始剧烈咳嗽!

  当晚,薛玉开始高烧不退。太医来了一批又一批,都不见好转!耶律齐茶碗都摔了三个,还是束手无策!

  “阿齐,你不要急,药要见效,总要有个时间......”

  这边耶律平还在安抚耶律齐的情绪,那边就有下人来报,说薛尚书求见!

  “请!”耶律平吩咐道。

  薛崇礼一进来便先拜了耶律平和耶律齐,然后问道:“公主,不知小女情况如何?”

  “薛姑娘高烧不退,太医正在想办法。”

  “这......可如何是好?”

  “薛尚书,本宫真是汗颜,本想着让薛姑娘来府上养病可以方便太医问诊,谁知......”

  “公主言重,公主的一片心意我薛府上下都很感激。不知能否让微臣看看小女。”

  “自然可以。来人,带路。”

  秋菊报信

  流民所坍塌

  薛玉重新振作

  假扮曲彪引虎出洞

  https://www.biqugebar.com/99864_99864841/5033181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