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书之女 > 第二十七章 水深火热

第二十七章 水深火热


  第二日,卯时。冬日凌晨,天还未亮,树染秋霜。薛玉正在温暖梦乡,春桃秋菊三番五次都未将她叫醒。

  薛玉梦见自己正拿起一只烧鸡要下口,忽然一阵冷风,将她手中烧鸡吹走......

  她伸手去抓那飞在空中的烧鸡,不料却抓住一只冰冷的手!薛玉一个激灵,猛然坐起,眼角不经意间瞟见一个黑影。

  “谁?来人哪......进贼......”

  “了”字还未出口,就被封了穴道,薛玉怎么努力都说不出话来。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道:“卯时已到。”

  “唔,唔唔唔唔!”薛玉瞪大眼睛指着自己的嘴巴,只能发出呜呜声!薛玉在心中暗骂:步封宁,你这个混蛋,仗着自己有武功,欺负弱女子!只是他是何时出手的,又是怎么封住她的穴道的,他双手未动,也未碰她,想到此处,薛玉背上冷汗涔涔,他若是想杀她,岂不是易如反掌!她老爹这是给她请了一个什么先生啊?

  被他这么一吓,薛玉睡意全无,索性起来洗漱,之后便不情不愿地去了她老爹给她准备的南书房。这南书房正在薛玉所住东苑与步封宁所住西苑之间略靠南,环境雅致。可是这黑漆漆的天,谁还有空欣赏风景,看着春桃手中随风摆动的灯笼,薛玉只觉慎得慌!

  到了南书房,步封宁已在等待,一盏灯,一壶茶,一卷书。一盆炭火,两张书桌。薛玉撇撇嘴,装得还挺像!春桃在门口守候,薛玉一人跨进南书房。

  刚坐下,步封宁就扔过来一本书,薛玉翻看了几页,没几个字认识,她又翻回第一页,开始艰难地认字,也不知这时代有没有字典。

  步封宁见她半天也没翻过一页,又扔过来一本书,这次薛玉总算看懂了,不就是三字经嘛!

  “念。”步封宁头也不抬地道。

  还要念!她还没用早膳呢,哪来的力气念?况且,她穴道还封着呢!薛玉正想拿这个当借口,只是她试了一下,声音已经恢复。

  步封宁一个眼神飞过来,吓得薛玉赶紧念:“人之初,性本善......”

  念着念着,薛玉就觉得书上的字开始模糊,从一个一个变成一堆一堆,又变成一片一片,她的眼皮越来越沉......就在即将闭上的那一刻,一声巨响将她惊醒。只见她面前横着一柄漆黑的戒尺:“伸出手来。”

  薛玉怯怯地伸手。他不会真的要打吧?就算真的要打,也就意思意思吧?只是当戒尺一下一下落到手心的薛玉就知道她的想法真是太天真了。薛玉看着自己红肿的手掌,欲哭无泪,毛细血管都破了吧!步封宁不仅下手了,下得还是狠手!

  晨时:习字。薛玉咬牙切齿,她手都这样了,还怎么习字。

  “春桃,拿纱布来!”薛玉看了一眼依然面无表情的步封宁,心中不知咒骂了多少遍!

  于是,她就裹着纱布练了一个时辰的字,直到午时,秋菊唤她吃饭,薛玉才惊觉,她连早膳都未用过。

  她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包着纱布来到偏厅,薛崇礼早已等候多时。薛玉一到,他立即吩咐下人,道:“把步先生的饭菜送到西苑。”

  薛玉恶狠狠地盯了那些饭菜许久,寻思着要不要往里下点砒霜。最终,为了不连累薛府,还是作罢了。

  “玉儿,今日读书辛苦,快点用饭吧!”薛崇礼对薛玉手上的伤视而不见。

  薛玉故意将包着纱布的手在薛崇礼面前晃了晃,道:“父亲,您从哪里请来的这个步先生?能不能让他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第一天就这样,以后怎么办?女儿这条小命就要交代在他手上了!”

  “不要胡说!步先生乃是北齐国有名的才子,为父是托了人,好不容易才将他请来的,哪有退回去的道理!况且,严师才能出高徒!”

  “可是,父亲......”

  “别说了,先用饭!”

  求救无门,看来只能靠自己了!薛玉颤抖着手拿起筷子,正要去夹肉,结果,筷子半途掉进了肉碗。

  陪伺一旁的春桃赶紧从肉碗中拿掉筷子,又重新换了双新的交到薛玉手中。

  薛玉重整旗鼓,又去夹那块肉,正要夹到了,薛崇礼道:“今日刘媒婆来了!”

  吓得薛玉港夹到的肉又掉进了碗里。

  “父亲,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吃饭了?”

  “你吃你的!我说我的,有何干系啊!刘媒婆是受韩定之托,来说媒的。你若是不应允,估计明日还会有李媒婆,赵媒婆,周媒婆,陈媒婆上门!”

  “父亲,总不能因为媒婆来得多,女儿就得答应韩家的婚事吧。我跟韩定不合适!”

  薛崇礼一看薛玉这暴躁的脾气,想来是今日心情不佳吧。

  “罢了,罢了,此事以后再说。吃饭,吃饭。”

  好不容易用完午膳,薛玉又得去南书房。远远地从南书房传来琴声。琴声悠扬浑厚,连薛玉这个不懂琴的人也觉得甚是好听。可是一想到弹琴之人,薛玉就一肚子火气!

  步封宁也真是够狠,薛玉包着纱布的手,他还是坚持让她练琴,那七弦古琴看似简单,弹起来却需要手腕力道,一个时辰下来,薛玉觉得整条手臂都要废了!

  “先生,下次若要惩戒,能否打左手,这样就不会影响其它科目。”

  步封宁看了一眼薛玉受伤的手,继续低头研究手中琴谱,一言不发。薛玉则在一边乏味地弹着那几个单调的音节......

  申时的画,酉时的棋,这一天下来,薛玉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脱了一层皮,她瘫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任由春桃伺候洗簌。秋菊则在一边报告绣江南开张第一天的情况。

  春桃揭下薛玉手上纱布,用温水给她擦净,然后拿出一个绿玉镶金瓶,从里面倒出些同样碧绿的药膏,轻轻抹在她的手心。

  薛玉只觉一阵清凉,缓解了掌心的灼热。

  “春桃,这药膏不错,明日再多去买几瓶来。”估计戒尺的滋味,她还有得尝,多备一些宗不会有错。

  “小姐,这是步先生给的,估计市面上买不到。”

  步封宁给的?薛玉抽回自己的手,道:“不用他的药!”

  https://www.biqugebar.com/99864_99864841/5012983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