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回到五十年代圆满一生 > 第四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现在空间级别低,也不是着急能解决的事情,只能等着先升到十级再说了。

  小六年纪还小,醒不了多久就又继续睡了,二姐交代一声好好看着弟弟们就出去挖野菜去了,二姐刚走红军就起来了。

  “欧光荣,给我把饭菜拿过来,再倒杯水。”一起来就开始吩咐人干着干那了。

  梦里的小姑娘很听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到顾荣这里不好使了。

  “你自己起来吃呗,我忙着呢!”爸妈二姐都出去干活了。家务肯定是她来做,这么忙欧蓉才不惯着他那少爷脾气,十三岁的孩子要说坏肯定也坏不到哪里去,都要靠教,这年代九年义务教育是别想了,家家都是言传身教,小孩自己领悟去吧,大人一天天忙着地理刨食早出晚归的,也教不出什么。

  有老人的人家把小孩给老人带着,她们家还有爷爷奶奶在村里,已经分家了,爷爷奶奶那辈有七个小孩,在那个战乱的年代死的死,散的散,在爷奶身边的除了自己爸妈就是一个大伯,爷爷奶奶和大伯住一起,他们家房子大一点,爸妈每年秋收孝敬两个老人五十斤粮食,加上两块钱,有时候家里人都忙白天她们就去大伯家和爷爷奶奶呆一起。

  爷爷有时候也下地,但是年纪大了又有两个儿子,也不像年轻人那么拼,累了就回来了,奶奶是不下地的,没事儿就在屋子里纳鞋底,或者缝缝补补,手艺还不错,每个月奶奶都把自己做的新鞋子还有存下的鸡蛋鸭蛋鹅蛋什么的归拢在一起让大伯她们送到城里去换点东西。

  说白了就是偷着卖点钱,换点棉花肥皂日用品什么的,乡下就只有些吃喝了其他酱油,醋,火柴,煤油,蜡烛什么的都只能花钱去供销社买,村里的供销社也收购农产品和手工品,但是给的价不高,不如去城里偷着零散卖了拿到的多些。

  城里粮食,油什么的凡是你能想到的所有东西都是凭票限购的,有很多城里人有钱都没地方买哪怕一个包米粒,于是黑市就应运而生了。

  虽然打击的挺厉害,但耐不住利润大啊,还是有很多人愿意铤而走险的,尤其是周边这些乡下地方,正是货源啊货源,所以村里这些人尤其是常进城的,对黑市基本上就是门儿清,就是少进城的,谁手里面没几个固定客户啊。

  就谁是乡下人,城里人分的还是特别清楚的,基本一眼就能看出来了,光从衣着上来看乡下人的衣服基本都是自己做的,哪里讲究什么样式啊流行啊什么的,城里人就不一样了,城里人穿的都是中山装啊,还有从中山装改编的人民装,青年装,学生装之类的,还有国家倡导的劳动最光荣,朴素是时尚,穿工装成为一种荣耀,男士背带工裤和格子上衣也成为了城里人的标配。

  地理刨食的人都穷,哪有钱追求什么时尚,能新买一块儿灰布都是攒了一两年紧紧巴巴才够做一身,大部分人都是舍不得的,全家攒个几年的钱,才堪堪够给儿子娶个媳妇的,谁还那么奢侈的讲究什么流行不流行,衣服也就两个袖子一排扣子,这么省布料怎么来。

  所以虽让当时的人们无论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都黑瘦黑瘦的,精神面貌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这乡下人一进城一眼就能被人认出来。

  当年欧大伯第一次进城就是这样被人一眼就给认出来了,然后走着走着到了稍微人少点的地方,一位大姐就走过来搭话了。

  欧大伯叫欧建,刚开始还不明白咋回事呢,想着城里人这么热情的吗?上来就笑呵呵的问:“大兄弟,来城里走亲戚是不?”

  “不是啊,我来这供销社买点水果糖,我们那边的供销社没有。”

  “哎呀,这是家里有人办喜事吧?那可不能省,不过大兄弟啊,你怕是第一次来城里吧?路熟吗?糖票带了没有啊?”

  “啥?啥糖票?”欧大伯有点纳闷,买糖给钱买不就好了吗,咋还要糖票?

  “大兄弟你是不知道,我们城里人难啊!!!现在是买啥都要票,没有票你有钱也不给你买的咧,别说糖啊花生瓜子啥的副食品,粮票上那点定量就是粮食都吃不抱的咧,与其给个啥副食品票,我家男娃能吃啊,我到宁愿多给几斤米。“说完眼睛瞟瞟欧大伯慢悠悠加上一句:“大兄弟啊,你这来一趟不容易吧?没糖票可咋整啊?这不是耽误事儿吗。”

  欧大伯也不是啥蠢人,人家话都说的那么清楚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哎呦大姐啊,你说这可咋办啊,我家里还真是办喜事,我弟弟的大闺女出嫁啊,虽说现在不好铺张浪费提倡节俭,咱农村人也铺张不起来,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儿啊怎么的也得弄个一斤半斤的水果糖给孩子们舔舔喜气不是!”

  大姐不出声了。

  “大姐啊,你家糖票急用不急用啊,要不弟跟你买?”

  “呸呸呸。什么买不买的,这不是投机倒把吗,说话可得注意点,姐姐可不做那事儿,领导人都说了,工农一家亲嘛,就冲你这声姐姐,姐就帮你了,反正姐也用不上,不过姐家糖票不够半斤那么多。我回头帮你问问谁家糖票用不上快过期的给你匀几张过来。”大娘十分热情的说。

  “哎呦,那就太谢谢大姐了,赶明儿我给大姐带两个鸡蛋过来,自家养的也不费什么大姐也站站我侄女的喜气。”

  “鸡蛋就不用了,你也先别忙着谢姐,姐和你说句实话姐家里的糖票只有一两,剩下的都的去别人家里问问,这问到了,就我一个人吃鸡蛋也不好,这样吧到时候带几个饼子过来就当家家都沾了你的喜气儿了。“

  “那行!这么说定了啊大姐!“

  “嗯,定了,凑糖票也要时间,大兄弟你受累,明天再来一趟儿啊!今天来都来了大姐先带你去供销社看看,有啥想要的心里有个数儿。”

  “嗯,行,谢谢大姐了。”

  像欧大叔这样的事儿还真不少,有的机灵点的人就直接问清楚黑市的地方自己偷着过去买卖点农产品换点钱,毕竟乡下的供销社虽然品种有限,但是不用票啊,这就很好了。

  但也不是什么都不要的,供销社也是村长找村民腾出的一个不用的屋子里面一个柜台稀稀拉拉放点东西,售货员就是腾出屋子那家村民的女儿邻里邻居都认识,碰到不认识的,那是要让你出示证明的,到村长哪里进行人口登记的村长都会给一个证明,所以也不可能城里人票用完了到乡下供销社买的情况,重要的是乡下的供销社不卖粮。

  村里人都自己吃自己种的,乡下的供销社也就卖卖火柴,蜡烛,煤油,酱油,醋,盐肥皂,牙膏之类的,有时候会有点毛巾啊,棉布但也不是时时都有的城里供销社都缺货呢,哪有什么多的分到乡下来啊。

  也有城里人定期来乡下用东西换粮食鸡蛋什么的,在城里还有人专门收不要的旧衣服,比如十件旧衣服换一块儿布具体操作要看衣服的大小还有新旧程度,也可以换别的比如鞋子,针线,手绢之类的,扛着一个布包种类还是挺多的。

  而这些旧衣服洗洗弄好了也可以拿到乡下来换东西,因为旧衣服便宜啊,所以无论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都还挺喜欢这些走街串巷的人的,因为不涉及金钱买卖所以也不怕会被抓,但是也是擦倒买倒卖的擦边球了,这些人也需要低调一点。

  欧蓉是早就想找机会去一趟城里了,只不过还得等等,自己的事情那么多那么耐烦伺候一个熊孩子。

  “怎么说话呢?信不信我揍你?”被惯坏了的倒霉孩子红军立马就下床冲着欧蓉小炮弹一样的冲过来了。

  欧蓉转头就跑出外面就从外面把门插上了,妈啊,自己也没说啥重话吧。这倒霉孩子就炸了,这脾气,不改改迟早惹祸。

  欧蓉上辈子没生过小孩,这辈子又比熊孩子小,在家里也不受重视,打骂还有告状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了,要不试试收买他?空间里的萝卜自家菜园子也有,没啥好稀罕的啊,要不找找姐夫去吧!

  想着就飞快的跑出了院门,大姐夫也是猎户,近得张猎户的真传,不然村里一点田地都没有爸妈也不可能把女儿嫁给他

  大姐夫家就住在离山脚不远的地方,为了打猎离山进方便了,就是离村里远了点,不过正好欧蓉一进空间身体就消失了在村里也有点不方便。

  大姐夫本来叫张发财,由于这个名字太不朴实了,报户口的时候张老爹就给改了个名叫张武。

  别看大姐家离村子那么远连块田都没有,当年大姐结婚饿时候聘礼可是一整只大野猪呢,得有五六百斤,在那时候真算是风风光光的了。

  https://www.biqugebar.com/91_91515/4925491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