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假婚:萌妻不好惹 > 赠扇子风波

赠扇子风波


  “真给绣出来了,你从哪里请的绣娘,好手艺呀。”名小楼摸着盒子,忍不住赞叹。

  “我拿了你的画,给我们坊里的绣娘看了,都说绣不成,没办法,我去苏州请的大神。”周成君见名小楼看通了其中的关节,很是自豪地介绍。

  “那下回儿我再画个山水图,你让她帮我绣一个,可好?”名小楼眼睛闪闪发光。

  “你要是不给版权,我可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了。”周成君敬谢不敏。

  “好了,上次的设计图和画你不是都留着吗,一个月以后,都算你的了。你批量卖还是独家定制都随你,大方吧?但是只能从下个月再开始!不然我家太后拎着扇子去参加什么春游会,打眼一看跟人家扇子撞了个正着,非得扒了我的皮。”名小楼忍不住又把扇子从盒子里取出来,左右转了转,眉眼都是笑。

  周成君得了名小楼的授权,自然也是满意至极。名小楼肯出手设计的小玩意儿,但凡肯授权给他批量做的,大多卖得很好。若不是知道她不差钱,恨不能费尽心思说服她合伙,入股。

  “那这把扇子的尾款我就给你免了吧。”周成君极大度地说道。

  “那多不好意思,要不你在扇柄上再刻上个‘唐记老店出品’?”名小楼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转而被周成君随手拎起柜上的折扇敲了一记。“少来。”

  “呦,挑扇子呢?这把,这把合适的。”名小楼转过头看见江一帆正皱着眉头看展台上的那一排排扇子,似乎犯了选择困难症一般。于是好心凑过去,替他从第二排的左边取了一把白色羽毛,兽骨镶红宝石扇骨的折扇。

  江一帆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送这把,这把气质太吻合了。”名小楼看着他点点头。

  他倒没接,倒是拿了中间一把画了兰花的紫檀折扇交给了老板。

  “就她?!”名小楼在心里默默吐槽,“果然情人眼里出西施。”

  “这把扇子不用付钱了,当是我送的吧。”刚得了名小楼许诺的周成君正是心情大好的时候,乐得送这个人情。

  “不行,这扇子是要赠人的。”江一帆坚持按原价付了。

  名小楼倒没在意,反正横竖不是花她的钱。抱着盒子跟着江一帆心满意足地出了扇子铺。

  “喏,给你。”江一帆把盒子往名小楼怀里一扔,然后转而专心地去发动车子。连看都不看名小楼。

  “不是吧,你给我买的?!”名小楼打开盒子,拿出扇子来打量了一下,“你不是给你家那朵小白花买的?”

  “上次不是弄坏你一把吗,这把算赔给你的。”江一帆语气生硬,但是耳朵尖已经开始泛红。

  “这扇子可不能随便乱送。我帮你放后边吧,等遇见合适的人了,你送给他吧。”名小楼无所谓地把扇子重新放进礼品盒里,转身把盒子放到车后座。回头的时候无意间瞥见江一帆搭在方向盘上,骨骼分明,纤长的手指,不由地感慨,“咦,江一帆,原来你的手生得这么好看啊?”

  “啊?有吗?”江一帆原本想让她收下扇子的话被这突如其来的夸赞打断,耳朵的红色又更深了一层。原本想说的话像是被打散了的鸡蛋黄,混沌成一片,再也组织不起来。

  “还装,手长成这样,我不是第一个夸你的吧?”名小楼语气颇为八卦。

  如名小楼猜测的那般,曾经有很多人说过他的手好看,只是他从来不曾在意。一个男人,手好看又如何,不好看又怎样,脸好看都不能当银行卡刷,更遑论手好看。只是今天这话从名小楼嘴里说出来,心里猛然一紧,嘴角不自觉就弯了。

  “为什么不能随便送扇子?”江一帆把话题转了出去。顺便把自己心里的疑惑问出来。

  “扇子散子,莫不是你对我有意思?”说完名小楼格格地笑了,“都说了让你买那把羽毛的,那么大一颗红宝石,送给你家那个林妹妹,正合适。”

  “你能不能别什么事儿都提她?”江一帆觉得手臂上的伤口突然疼得让人烦躁,烦躁到压不住火儿。

  “对不起,我伤口有点儿疼,这里路又堵,语气有点儿不好。”江一帆意识到自己发了脾气,于是出言找补。脑子里又出现了那把紫檀的扇子。扇子,散子,加之上边的诗,心里闷得像夏日午后乌云密布打着闷雷的天空。

  “行吧,原谅你了。”名小楼语气冷淡地接了一句,心里接上,“看在凉皮的份儿上。”

  车一下子被刹住,毫无防备地名小楼若不是有安全带阻拦险些撞到玻璃上。

  https://www.biqugebar.com/82_82190/172488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