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互联网成神真法 > 第四十六章隐患

第四十六章隐患


        王舞阳没有立刻追问细节,而是沉默了下。

        宋青羊一伙人在造神计划和万宝钱之间选择了发行货币,这就解释了相当一部分原因了。

        万宝钱的风险有目共睹,一旦失败遭遇掣肘,所带来的的后果对于万宝行是灾难性的,到时抽检遍布北地,宋青羊更是会被人人喊打,孙榕的青虹宗战略也会失败,连锁反应下恶果回想滚雪球一样影响到所有人。

        就算是这样,宋青羊还是选择了这么去干,而不是选择速成的造神法。

        只有一个原因能够解释这个问题,那就是造神所带来的风险更加庞大,大到连胆大包天的姚霍霍都感觉无法接受。

        “你们还有更多的事情瞒着我。”王舞阳有些不痛快,押了一口酒,对姚霍霍说。

        “是么?哪件事?”姚霍霍油腔滑调地顾左右而言他。

        只是这时候装傻已经晚了。

        “一件一件的说,就从你们的动机开始说起,”王舞阳盯着他的侧脸:“你们说孙榕要在青虹宗上位,不得不上,不上不行,为什么?为什么不上不行?”

        是的,若是别人为了权欲而在宗门造反的话,王舞阳只会感叹这人的可笑,只有在孙榕想要这么做的时候,他才会支持。

        但是还是不对,仅仅是为了下克上,万宝钱的资金就足以应付了,甚至绰绰有余,风险利益有些不对等。

        王舞阳甚至可以想象孙榕的计划,估计是宋青羊小时候搞得大爆竹的再放大版,用巨量的材料堆砌在护宗大阵之类的阵法上,做好手脚大家一起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孙榕的想法王舞阳无从评价,但是手段有些…酷烈了,连造神这种事情都曾经认真考虑过,这绝对不是单单为了造反,简直就像是有深仇大恨一般。

        姚霍霍听见王舞阳的问话,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酝酿措辞:

        “王兄加入我等,真不知道是福是祸。”一向乐天的他竟然叹了一口气:“王兄应该记得宋会首说过:‘青虹宗将在十年后的血魔战争中重新洗牌’。”

        “我记着呢。”王舞阳点头。

        “那王兄以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姚霍霍从一个奇怪的角度提出疑问。

        王舞阳皱了一下眉头:“……可能是…青虹宗会在应对战争中伤亡惨重?”

        “万年一次的血魔战争,让真界和血妖魔界都互相学习了很多,其中最不应该让血妖魔学去的,当属兵者诡诈之术了。”

        什么意思?——王舞阳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别说血魔战争这种两界这种生死大战了,就是商会之间也是经常互相埋钉子、下钩子,互通有无。”

        王舞阳瞪大了眼睛,想到一个可能。

        姚霍霍转过头来,看到王舞阳的表情。

        “啊!王兄想到了,所谓的青虹宗上层洗牌,并不是孙小姐妄图杀生上位,而是你不去上位别人就要来杀你了。”

        真的是这样!和王舞阳预想的一样,青虹宗上层,其实被血妖魔们策反了,这颗种子就要在十年后的战争中发芽收获了。

        孙榕不知如何洞悉了这一点,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决定反抗,以图在未来十年内阻止这场阴谋。

        “孙小姐真乃女中豪杰,她本来可以不管不顾置身事外,但是还是决定担下这一切,”姚霍霍很是感慨:“我与宋会首都受恩于孙小姐,且事关真界生死,也掺和进这趟浑水里面了。”

        这个答案让王舞阳沉吟了好一会儿,这个答案才符合他对孙榕的想象,那么一位刚烈的女修,泰山崩于眼前的时候只会选择拔剑迎难而上。

        “成神计划是怎么一回事,普通商会为什么可以搞到成神法这种东西?”下一个问题。

        “这个就难以回答了,大概是千年以前开始,光明教开始大举在北境布局,北境的宗门势力分散,等到宋会首在北地成名的时候,光明教的人竟然主动上门接触,把当年大日神主证道的手札辛密送给了宋会首。”

        王舞阳一脸懵逼,姚霍霍被他看得发毛。

        “你别这么看我,那些光明教的人做事神神道道的,我也不明白他们在算计着什么。”

        “唉……”王舞阳发现自己最近老是叹气:“成神法到底有什么风险?”

        “恩…风险很多,”这时的姚霍霍倒是一脸凝重:“光是证道理念和玄门不同这一点就相当让人头疼的了,运气不好刚刚有点势力就可能被绞杀,但这算不了什么,让宋会首和孙小姐放弃成神还是有别的原因。”

        “也对宋丫头那么疯的一个人,怎么会害怕宗门绞杀。”

        “对的,宗门间的征伐还在其次,只是真界所有的玄功走到最后都会与自身理念想合,与真界法则相合,王兄可有想过神道走到最后合的是什么道么?”

        王舞阳想到老曲头说过的话,回了杜骁俊一个字:“借?”

        “正是,神主和信徒相辅相成,成神的精粹都是来自于信徒的灵昧,到最后谁也不能确定成神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当初的自己。”

        若真是如此成神合道之时便会失去自我,成为泥塑木偶,太可悲了,当中的付出了代价也不一定能得到回报,用凶险二字都难以形容。

        “那老曲头是怎么回事,一副天天生闷气的样子。”王舞阳想起了莫名其妙发怒的老曲头。

        “连老曲头的本名我都不知道,问我也没用,生气可能是因为年事已高,下面再举不能了?具体的你不如直接去问老曲头自己。”

        姚霍霍打了一个哈哈,满嘴黄腔,这个玩笑开得相当尴尬,王舞阳还在考虑是否要走神道的事情,没有理他,两人相顾无言。

        沉默的时间太长了,等到姚霍霍都有些坐不住的时候,王舞阳终于开口:

        “我决定还是走神道。”他还是做出了决定。

        “噗!敢情我费了半天口水也没劝动你?”姚霍霍把嘴里的酒水全都喷出去了,一脸无奈的看着王舞阳。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biqugebar.com/7_7160/33027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