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互联网成神真法 > 第二十四章尾巴

第二十四章尾巴


        拔剑砍了两个脑袋的孙榕,毫无心理负担。

        在她看来,两个宗族弟子的确是可以口无遮拦,只要他们能承受住祸从口出的后果。

        但是既然话已经说出口就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孙榕没有时间去管教不懂礼仪的年轻人。

        再者,那两人为什么今天会出现在结界维护现场,用脚趾都能想出来。

        至于孙榕自己,就算杀了两名宗族子弟,宗门中的长老家族也肯定只会出来聒噪饶舌,但是这对于孙榕来说简直就像清风拂面。

        代价就是这么不对等,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那两个没脑袋死鬼就是不明白?

        青虹宗的势力范围遍布方圆近百里,从最边界开始即使是还丹修士飞行也要花一段时间才能到达山门。

        宗门的防御结界比想象中的还要关系重大,接下来的十年开始,孙榕的计划实行必须像齿轮运转一样严丝合缝,不能出现一丝意外。

        像这次北境之行一样的失态,绝对不被允许再发生。

        “失态…”孙榕停下遁光,踏剑向北远望。“真的是失态么?”

        四位堂主见状,也都停下遁光,转身折回,像卫星环绕太阳一般,拱卫在孙榕身边。

        “师姐?”

        “无碍,走吧”孙榕突然想起来一个不爱走寻常路的小鬼。

        ……

        视角转回万里之外。

        天色渐黑,刚刚王舞阳三人激斗的的战场已经变得寂静下来,但是两个修士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安静。

        其中一人行迹猥琐,贼眉鼠眼,一双小眼睛滴溜溜地转,另外一人驼背含胸,行动不便,竟是个瞎眼的老头。

        “于老哥,”贼眉鼠眼的修士开口:“于老哥的追踪之术真是神乎其技,此处正有一片修士打斗过的痕迹。”

        那位猥琐修士口中的于瞎子,正蹲在地上,从土里挖掘着什么。

        “这种大小一致的制式铁珠,没有错,就是害了石头的那一批人”

        于瞎子从土里挖出来的,正是王舞阳白天对敌时打出的流弹。

        “从空气中气息的残留程度来看,他们还没跑远,就在这附近了。”于瞎子说着,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

        猥琐修士对瞎子一脸的嫌弃,但是他不过长息境界,拳头没人加大,只能当个小狗腿。

        只不过是因为之前和于岩的无本买卖失了约,便被于岩这个瞎眼废物大哥强行叫上报仇,此时正老大不情愿。

        只是这于成于瞎子眼睛虽然不灵光,但是其他感官极其灵敏,一旦被缠上了简直像跗骨之俎一般,不好得罪,只能半推半就地跟过来了。

        此时的王舞阳等人还不知道他们后面一直挂着一条小尾巴,他们在干什么呢?

        王舞阳和姚霍霍正在捂脸掩鼻,真是说来话长。

        误会解开了之后,三人稍微休整了一下,决定找一块宿营地疗伤休息。

        三人点燃篝火,王舞阳和姚霍霍仔细向杜骁俊解释了来龙去脉,杜骁俊听说那伙悍匪已被王舞阳打扫干净,还挺高兴。

        杜骁俊被姚霍霍和王舞阳一通狂轰乱炸之后并没有记恨,王舞阳心想:“哇塞,小伙子这么不记仇,神经真是太大条了。”

        当然王舞阳还是有些过意不去,三人点起篝火后,又从指环里掏出了一些肉干分给杜骁俊补充恢复体力,也算是缓解一下自己的愧疚之心。

        但是还是出了问题。

        那些肉干来自于王舞阳数个月之前捕杀的一头野猪,也许是制作储存的哪一步出了问题,肉干好像有些变质,不管不顾吃了一大堆肉干的杜骁俊就这么中招了。

        从刚刚开始杜骁俊就有点腹痛,痛得像是有十八个大汉在他的腹中用肠子拔河一样,冷汗哗哗地顺着脸颊流下。

        杜骁俊神情紧张地捂着腹部,右腿由于剧痛一直在抖,王舞阳和姚霍霍察觉到了异常。

        “王兄真是好手段……是想杀在下于无形么?”杜骁俊一边痛得翻白眼,一边向王舞阳抱怨。

        接着颤颤巍巍、踉踉跄跄的向远处的巨石后走去。

        王舞阳一脸懵逼,转头给了姚霍霍一个疑惑的眼神。

        姚霍霍嘴角抽动了一下,大概是明白发生了什么,咳了下嗓子说:

        “杜兄弟吃坏肚子了。”

        “果然如此,肉干果然变质了,杜兄弟这是要腹泻了啊”王舞阳想,“说不定腹痛早点发作,刚刚的那一架可能就不用打了——才怪!”

        “啊!本来想赔礼道歉结果要是把小伙子毒杀了可如何是好?”王舞阳不由地捂住了脸想。

        过了一会儿远处巨石后就传来了“噗、噗……”一阵乱响,王舞阳和姚霍霍都把脸捂上了。

        接着又有一股不可形容的味道传来,王舞阳和姚霍霍又偷偷把鼻子也掩住了。

        “真是太惨了”,王舞阳差点憋不住想笑出声了,“杜兄弟你的人设都崩塌了。”

        一段时间过去,杜骁俊又颤颤悠悠的走了回来,他本来就肠胃不好,又长了一张贪吃的嘴,这方面的苦头也不是第一次吃了,但是怎么说呢,这次的腹泻来的有些猛烈,他都快蹲不住了。

        想必大家都有过那种腹泻太过惨烈,以至于整个人都虚脱的感受吧,这边是杜骁俊现在的感受了。

        这一回腹泻带来后果太糟糕了,但也不全是坏事,这让王舞阳和姚霍霍对杜骁俊的性格彻底捉摸不透了。

        让别人对自己的观感变得复杂一点,总归不是坏事。

        杜骁俊颤颤悠悠地走到火堆旁,扶着王舞阳的肩膀坐下。

        “大哥,你洗手了没?”王舞阳在心里大喊,不敢出声伤害杜骁俊的自尊心。

        杜骁俊感觉自己被掏空,低垂着眉眼,虚弱得嘴唇都在颤抖,三个人就这么沉默了好久。

        “不行啊,话说到哪里来着?一直沉默着感觉实在不好啊。”王舞阳的脑筋疯狂转动着,想要打破沉默。

        “那个……”姚霍霍率先抬头,开口出声。

        突然,王舞阳看见姚霍霍的胸前炸开了一片血花,太过突兀,王舞阳不住瞪大了眼睛。

        接着王舞阳清楚的看见有什么东西从姚霍霍身后突破,穿胸而过,那东西速度极快,像是没遇见什么阻碍一样,扎进了火堆里。

        火堆提供了光源,王舞阳终于看清了那东西的模样。

        竟然是一把快速飞行的短剑。

  https://www.biqugebar.com/7_7160/33027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