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互联网成神真法 > 第二十二章机缘巧合

第二十二章机缘巧合


        第一次正式到见识修士之间斗法的王舞阳的确大开眼界。

        换成地球思维来讲,就是姚霍霍明显利用了明窍修士无法飞行这一思维盲区。

        低阶修士对争斗视角的注意力明显不会像空中战那样全面,像是杜骁俊就是吃了这样的一个亏,对自己脚下毫无防范。

        杜骁俊痛苦的在地上挣扎着。

        姚霍霍的火焰明显不是凡火,杜骁俊的身上不见如何燃烧,但是挣扎的力度正在逐渐减弱。

        姚霍霍走上前去,将杜骁俊掉落的长剑捡了起来,放到了倒地不起的杜骁俊的旁边。

        王舞阳一脸懵逼不明所以,心想:“大哥你还想搞啥事勒?”

        “虽然我还只是明窍期,但是所使用的符法也是相当特殊的,这些火焰在将你烧成灰烬之前是不会熄灭的,那会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

        姚霍霍说着,将长剑塞到杜骁俊手中。

        “你就用这把剑自尽吧。”

        说着,姚霍霍转身就要走。

        王舞阳手一伸就想叫住他,心说:“大哥不对啊,人家还没死透呢,你把剑还回去人家临死反扑了怎么办?你这不是强行装逼么?”

        倒在地上的杜骁俊心里也是心意难平,手握长剑的用力过猛关节都泛白了。

        如王舞阳所想,现在的杜骁俊的确是还有一击之力的,大概就是能一剑戳向姚霍霍的后背的力量,又或是提着剑把自己抹了脖子的力量。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都是事有可为的,早在两人激斗的时候王舞阳就已将机枪捡了起来,散弹枪也重新装填了弹药,只要杜骁俊有所异动,王舞阳就会崩他一脸麻子。

        和预想不同,杜骁俊既没有偷袭姚霍霍,也没有自我了断。

        对于杜骁俊来说,心中只有巨大的羞愧感,他自己亲口做好了必杀的预言,反而被对手了结,愧煞了他,且对方技高一筹,如果自己还死皮赖脸地起身偷袭的话,有违他修行做人之道。

        思前想后,杜骁俊甚至有些羞耻于自己生出了偷袭的想法,任由身上的火焰燃烧,像是在用火焰的灼烧来惩罚自己一样。

        把剑递给杜骁俊往外走了几步又停步转身,王舞阳分明看见姚霍霍手上掐着一个印诀,原来不止是王舞阳,连姚霍霍也在时刻戒备着。

        王舞阳可以肯定,如果刚刚杜骁俊真的有什么异动,姚霍霍肯定会用法决将杜骁俊炸个粉碎。

        姚霍霍皱了皱眉头,走到杜骁俊的身旁蹲下,说:

        “想不明白,有一件事实在是想不明白。”

        姚霍霍施了个印诀,熄灭了杜骁俊身上的火势。

        姚霍霍本来就是想靠这一手套路来试探杜骁俊的善恶阵营,正如他所想,能年纪轻轻就在明窍期凝练纯化剑意的剑修,必定不会做出背后偷袭的事。

        那么新的问题又来了。

        “一个有着如此清澈剑意的剑修,怎么会和于岩那样的蛆虫沆瀣一气,应该是有什么隐情才对。”

        同样这也是王舞阳的疑惑。

        一个人的攻击手段往往和一个人的性情习惯挂钩。

        例如王舞阳自己,他本身是一个喜好掀桌子破坏规则的人,爱取巧的人,所以王舞阳并没有对近身搏杀剑术这类的传统对敌方式感兴趣,而是直接造出机枪散弹枪爆人脑壳。

        再比如姚霍霍,姚霍霍问一句话,往往要算计你后面说的三句话,走一步,往往会想好之后三步怎么走,姚霍霍的攻击手段就往机智诡变方面靠。

        就算是孙榕,也是率直中正,对敌也往往以正制奇,正面破敌。

        逆推而来,杜骁俊和王舞阳与姚霍霍对战数个回合,常常是正面硬刚,也不耍什么阴谋诡计,偶尔让而眼前一亮的手段也只是自由灵性、妙手偶得的剑术变招罢了。

        能使出如此刚正不阿剑术的人,实在无法和于岩那种秃尾巴癞皮狗相提并论。

        说不定就是哪里出错了。

        听到问题的杜骁俊反应剧烈,脑袋猛地抬起,目光灼灼盯着王舞阳和姚霍霍,王舞阳一脸莫名其妙。

        “你们…和木头脑袋一伙的不是你们么?”

        难道说……

        “哈?”

        王舞阳和姚霍霍对视一眼,两脸懵逼。

        “我遇到一队遭打劫的商团,他们死伤惨重,我打听了带头人的身形相貌就确定是北地附近的散修于岩,那商团众人与我有一饭之恩,我沿路返回追踪,想要帮他们除去后患,但却迷路在这密林小径中了,饥渴难耐,接着……”

        杜骁俊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想起来了,他不过是向王舞阳和姚霍霍打听了下于岩的下落,就被王舞阳用机枪扫射。

        “真是惨啊,只不过是打听了个人就被机枪散弹打,还要被火烧。”王舞阳还在不着调的想着,就发现姚霍霍和杜骁俊的死死地盯着他。

        王舞阳仔细想想,发现好像因为于岩那个瞎子兄弟,赶路的两天一直精神紧绷着,的确是他在杜骁俊的问话下误判了。

        但是这到底是谁的错呢?

        “呵呵,怪我咯,赶路还要防备可能来的追杀,过激一下不是很正常的么?”王舞阳想是这么想的,但是要是真的说出口了,就等着挨揍吧。

        王舞阳急中生智,一把把杜骁俊扶了起来,拍着他的肩膀说:

        “你看,好好说话误会不就解除了么。”王舞阳装傻,“仔细看看杜兄弟剑如其人,真是个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好小伙啊,啊哈哈哈……”

        “姚兄,我有些事情要问。”杜骁俊转头询问姚霍霍。

        “恩?是什么?”

        “如果是你碰到这种只是问话就攻击过来的人会不会想要打他?”杜骁俊一手指着王舞阳,一边询问姚霍霍。

        王舞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真是够了。”

        三人解除误会,决定暂时找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歇脚疗伤,便离开了这条林中小径。

        所幸姚霍霍的火焰神通特殊,在他意志控制的情况下,在杜骁俊身上怒燃着的只是燃烧精气的特殊火焰罢了,稍微休息一下,进食补充些能量就能恢复。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biqugebar.com/7_7160/33027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