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互联网成神真法 > 第二十章听和看

第二十章听和看


        “好险,差点起飞……”王舞阳想,急忙从地上爬起来。

        场面上有些尴尬,剑修少年重新稳住身形后竟然没有直接攻上来,三人竟然对峙了起来。

        半晌,姚霍霍率先出手,也没见他如何施法,只见它手中摆了个王舞阳看不懂的印诀,手中灵光便化作一道火焰的灵蛇,向着剑修少年飞去。

        有点奇怪的是,据王武阳所知,明窍修士使用符法的时候必须使用相应的材料,至少也要用些朱砂、桃木之类的灵引,但是王舞阳分明看见姚霍霍手上空无一物。

        “看来每个人身上都有些秘密啊。”王舞阳捏了捏鼻梁,感觉心有点累。

        接着王舞阳终于可以从第三视角观看这位少年的高超剑术了。

        和王舞阳不讲理的金属风暴攻击不同,姚霍霍的符法才是修士之间正统的攻杀手段,火焰的灵蛇曲折奔腾,一下子将剑修少年周身四角包围。

        但是剑修少年的应对更是让王舞阳大开眼界。

        少年脚步不动,并没有使用刚刚向王舞阳强突的灵活身法,长剑的轨迹充满灵性和律动,竟然将火焰的长绳尽数斩断,引导到了一旁的树上,炸成一片火花。

        “知道我是剑修还敢用符法攻击与我,真是……”少年后背挺得笔直,像只骄傲的小公鸡,“不对,不是符法,倒是有点巫门神通的意味。”

        剑修少年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巫门修士的话那就更是无知无畏了,是不知道剑修乃是巫门宿敌么?”

        姚霍霍什么都没回答,只是咧嘴笑了一下。

        巫门?王舞阳回头看了姚霍霍一眼,如果姚霍霍真的是巫门修士的话,那可真是不是冤家不剧透啊。

        根据王舞阳少到匮乏的修真界常识,修真界的修行之路也是有渐变过程的。

        起初,真界洪荒之初,率先可以使用超自然力量的凡人自称为巫,巫门的修行路线依托着上古传下来的血脉传承,具体情况不知,但巫门的力量十分的原始,并且传承也十分苛刻。由其修行哲学就能窥见一斑。

        巫门的修行哲学按王舞阳的理解是“大力出奇迹”。

        随后崛起的便是剑修了,大概就是一个时间点,一帮子不服巫门管束的人便是最早的剑修了,这帮子人大概属于最不服规则限制的一群人,但是剑修修行十分清苦,并且这帮子原始的剑修的修行哲学也是刚烈。

        剑修的修行哲学按王舞阳的理解就是“破万法”。

        剑修的剑意号称可以破尽世间万法,虽然有点自卖自夸的嫌疑,但是由王舞阳的观察来看,剑修少年的剑意的确像热刀子切黄油一样将姚霍霍的火焰斩断了。

        “这可真是…”王舞阳想:“一脚踢到铁板上了。”

        但无论是巫门还是剑修都因为其传承苛刻、修行难度极高的原因被修真界时代所抛弃了。

        正是如王舞阳所想,像“十元功”这样的简单的易学的能够大面积普及的功法才是修真界的主流。

        “巫门修士为什么要自寻死路呢?”

        “自寻死路?为什么这么说?这位?剑修”姚霍霍发问。

        “呵,杜骁俊,”剑修少年回声:“允许我做下自我介绍,我名为杜骁俊。”

        “那可真是不胜感谢,那么杜先生,我叫姚霍霍,这位是王舞阳王先生。”姚霍霍也自我介绍。“你为什么确定我是自寻死路呢,是不是有些……过于自傲呢?”

        “自傲,居然说我是自傲?”

        杜骁俊歪着脑袋看了姚霍霍一眼,提剑走到路旁的一棵树旁边,右手一拳打在树干上。

        王舞阳和姚霍霍都是一脸不明所以。

        树干被重拳击中,哗啦啦的落下来许多树叶,杜骁俊持剑而立,将长剑舞得密不透风,树上落下的树叶被长剑尽数穿在剑身上。

        “真是相当恐怖剑术了”王舞阳想,“竟然在落地前将树叶全部贯穿,果然是强敌!”

        王舞阳和姚霍霍都是一脸凝重。

        王舞阳更是侥幸与刚刚逃得一条性命。

        “看来你们是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悄悄的逃掉性命不好么?姓姚的?你的符法巫术在我剑面前就如同儿童杂耍一般。”

        杜骁俊剑指姚霍霍,杀气锁定,显然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目标。

        王舞阳有些愧疚感,姚霍霍还是重伤之身,这种无力又愧疚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姚霍霍不以为意,拔步向前,说道:

        “王兄不要在意,在下幸得王兄相救才逃得一条性命,此时迎战也没有什么不妥。”

        “虽然王兄一直没有解释出身,在下也能猜出王兄并不是正统的修真者,但是从现在开始就是正正经经修士之间的死斗了,王兄可要多听多看。”

        多听多看?王舞阳不明白姚霍霍话中所指。

        “也不是说多听多看,是要认认真真的听,认认真真的看了。”

        姚霍霍口气就像是教育学生的老师一样。

        杜骁俊沉吟了一下,提剑再次突进。

        “太快了,从第三视角来看简直太快了,姚霍霍还是肋骨还是断裂的,怎么才能躲避这么快的剑势。”王舞阳大惊失色。

        不过一瞬杜骁俊就冲锋到了姚霍霍近前,速度太快,姚霍霍只能火符应战,围魏救赵。

        杜骁俊倒是不管不顾剑势一往无前,姚霍霍刚刚聚起的火焰被他一剑斩破,且并不是单纯的破坏了火焰,斩破的火焰竟然顺着剑意运转附在长剑上,为杜骁俊所用。

        “以为我的剑意只能只是破坏火焰么?我的剑意能让你的火焰也为我所用。”

        杜骁俊越发嚣张。

        杜骁俊脚步不停,剑势不停,姚霍霍情况危急,猛地炸开手中未成形的火焰,以求杜骁俊不得不躲避,争得一瞬喘息时间。

        但是杜骁俊还是没有退避,长剑一卷,竟然将爆开火焰的势头斩灭,剩下得到余烬也都重新加入了杜骁俊的剑意中去了。

        “都跟你说过没有用了,你的符法只能增强我的剑意!”

        杜骁俊长剑扬起,剑上还卷着法焰就向姚霍霍劈了下去。

        王舞阳救援不及,难道说刚刚还想对王舞阳说教的姚霍霍就要殒命于此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biqugebar.com/7_7160/33026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