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779章 走【为盟主观山望湖加更】

第1779章 走【为盟主观山望湖加更】


  PS:降温了,老惰的心拔凉拔凉的,一章存货都没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

  没有别的办法,那就只有走!只不过以他的脾气,同伴凋零死伤下,又怎么可能不带一个走?

  此时此刻,什么阴谋算计,什么大势方向,什么未来不好收场,统统被抛在脑后!不杀一个,对的起山猪么?

  李绩杀人的同时,没有任何犹豫,已闪遁而出,飞掠的同时,已是一把捞住黑龙的脖子,去势更急!

  黑龙没有挣扎,只在空中扎手扎脚的拍它那两条短的可怜的龙爪,

  “鸦哥,杀的好!痛快!你这是去哪啊?趁小命丢掉之前咱们还能再干死一个!”

  李绩却不理它,只把速度提到最高,他知道佛门和尚中一定有大能比他更快,但好在,他的目的地也很近!

  好好的取经之路竟然取出了人命!而且还是两条,一人一猪,一僧一兽,却完全没有可比性!

  道门修士群中传来惊咦声,“竟是个剑修!我就知道,一个小小的元神,就敢惹此滔天大祸,除了那些疯子,也没别人干的出来!雷音啊,踏出一步的佛门大能,竟然连还手机会都没给,就被一个元神灭掉,说出去谁信?”

  惊讶归惊讶,道家众修却很警醒,没有任何异动,他们很清楚,现在有所异动就很容易引起佛门的猜测,一个控制不住,佛道大战顷刻既来,那才是大灾难!

  佛门高僧的反应却直接的多,就有部分僧人衔尾便追,都是和雷音大士关系近的,佛门遭此重创,他们如何能忍?话说内景天中已经有近万年没有踏出一步的大修被人斩杀了吧?

  这个头开在佛门身上,便是奇耻大辱!

  但还有比他们更快的,随着一声轻哼,两道淡淡的佛影出现在了当空,众僧为之一振,群道更掩声息气,稍微在内景天混过些时日的,谁不知道这两尊佛门的大能,梵净山人,华严和尚!

  兹事体大,这次取经却把佛门最有地位的两位大佛惊动,也实在是雷音死后,在场已无人能整饬群僧!

  “又何必追?想从瀚海风潮出去,非一时之功,我却是不信,佛门就拿这样的害群之马没有办法了?”

  说话的是华严和尚,作为在内景天停留了上万年的大佛,对瀚海风潮的了解又有几个在他之上?那根本就不是一层膜,能一透而出的,需要一定的时间!只要有时间,就逃不出他的佛手掌心!

  意态舒闲的从袖中掏出一只破旧的石钵,就要作势抛出,但手扬到一半,却骤然停下,目光看向东西两方……

  其他和尚修士也意识到了什么,纷纷凝目细望,

  西方,云层之上,天光耀目中,却有一丝独特的闪亮,仿佛所有的光芒都以它为中心,那是一枚飞剑,在云层上规律旋转……

  东方,数百凡人看客之后,同样有锥刺之意传来,一个樵夫,扛着一把破铁剑,在人群之后冷眼相望,目光就在两位大和尚的颈后转悠,也不知在找些什么……

  “长庚星!稷下客!”华严和尚倒抽一口凉气,手中石钵却无论如何也扔不出去!

  换成别人,这样的威胁他绝不会在意,反而会加深他动手的决心,但这两人不同,他们拥有内景天修士群最特别的习惯,不管不顾,无法无天,后事不论,先杀了再说!

  他们是剑修!

  “你们,要破坏佛道之间的平衡么?”

  华严和尚真的很想扔出手中的石钵,如果他仅只代表个人,他早就扔出去了,问题是,他代表的是一个体系,整个佛门体系二百余名僧人,他不能因为自己图一时之快,而把佛门拉入不可控的战争。

  西方云层上,一个声音远远传来,“佛道之间,就从来没有过平衡!

  所以,谁死谁活,各安天命!”

  华严和尚怒意更加的深沉,但表面上却是平静下来,“雷音师弟被你剑修一脉所杀,我知道那是个新来的剑修,很多东西并不清楚,但这不代表你们没有责任!”

  “他活该!”云层上的声音半点面子不留,“知道自己没那实力,就别出来装大瓣佛!怎么,现在被杀了,就觉的委屈了?他在方才指点江山,断人生死的威风哪去了?难不成,佛门的威严,就仅限于弱者?”

  东方剑修的语气越挑衅,华严和尚的情绪就越冷静,就在他寻思着怎么找个破局之策时,又有三道强大的气息出现在了道家一方,那是道家在内景天中几个斩过两尸的顶尖人物,他们不得不来,没法再坐的住,如果只是佛门强者在这里搞事,他们会乐得远远观瞧,看佛门怎么自掘坟墓,但两个剑修一到,局势立刻不同。

  一个巴掌拍不响,但如果两个巴掌都凑齐了,那拍响就只是个时间问题,一方是恼羞成怒的佛门,一方是不知退让为何物的剑脉,他们可不愿意平静以久的内景天因为一次取经就变成大型战场。

  果然,这三名道家大能一到,虽然不言不语,但就那么远远一杵,立刻让佛门的压力倍增!

  时机已失,不可强求,也就在此时,一直沉默不语,隐在凡人后,立足大地上的樵夫开了口,

  “取经之旅,是人道之事,我等修士还是静观为好!

  打也打过,杀也杀过,仇怨之结,个人恩怨,宜私下处理……若是有人欲借道统力量仗势欺人,我也不介意杀他个血流成河!

  如此,就散了吧?”

  僧人中,一直未开口的梵净山人抚掌笑道:“善哉善哉,稷下道友之言正合我意,不过是一场个人争端,又何当得起如此多的高贤群聚?”

  梵净的表态,就是佛门最后的表态,也是最明智的表态,这也是绝大部分佛道之争中最正常的结果,只不过有时佛门占便宜些,有时道门得了好处。

  也就在此时,不远的瀚海风潮,有人拎着一条龙一头扎入,没半分犹豫,只临进之前,一个冷漠的声音传了出来,

  “对不住大家,我会回来的!”

  https://www.biqugebar.com/76_76267/5134311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