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燕贵公子 > 第一〇六八章 仔细讲讲

第一〇六八章 仔细讲讲


        李无常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洗耳恭听。

        “贫僧在来之前有撮合法帅和苏领合作的心思。不过法帅自起事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想必早有自己的一套大计划了,何不先说出来参考一下呢?”沧海大师将问题抛回来,让李无常先说。

        林庸、聂晋、李令武等人听得暗暗皱眉。

        在这个场合,先说的一方会一定是被动的一方,若是李无常说的好倒还罢了,若是有破绽,随时会被沧海等人点出来,顺势提出各种条件。

        李无常不慌不忙,哈哈一笑,坦然道:“大师,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这人其实没什么大计划,一开始起事只想泄心中一股怒火,咬朝廷一口,让他们明白不能为所欲为。哪知道摊子越铺越大,想放手已经不可能。心中只有一个小小的期待,那就是让跟着我的人好过一点,也一直是这么努力的,一个庄子如此,房陵如此,后来的夷陵也如此,巴东、西城、南郡、襄阳同样如此,此乃性格使然,无关大志。&1t;i>&1t;/i>

        到后来,契丹之患越严重,加之兄弟们的誓死追随,小子确实萌生了平定中原的心愿。不过总会有一个念头,若是有哪个大英雄能推翻朝廷、力抗契丹,那小子也乐得打下手,这句话当众说过很多遍,绝非虚情假意。

        奈何除了天罗帮之外,中原竟然再找不出其他势力可堪对抗契丹人,小子唯有下定决心往后由法帅军亲自挑起大任,计划是没有,口号却有,契丹人想平中土,除非法帅军死绝。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契丹人有什么动作,我们自然会细细商议出详细的方法应对,绝不会让他们好过。时间我也不敢定,或许几个月,或许几年。

        我很早就开始修学堂了,以众位的才智应该不难看出我打持久战的决心。

        &1t;i>&1t;/i>

        另外,我很欢迎有志之士一起合作,这个无需细表,自去年开始,梁州东部和荆州西部有数不清的好汉加入法帅军,为法帅军的大业而努力。对于敢在背后捅刀子之流,没得说,斩草除根,不管是什么人。”

        洋洋洒洒的说着这么几句之后,李无常笑道:“大师,以上都是肺腑之言,您可满意?”

        沧海大师微微点头,赞许道:“早闻法帅乃侠义之辈,能如此坦荡的说出这番话,果然非是浪得虚名!”

        林庸等人立马松了一口气。

        李无常这番话看似在扯号子,其实表明了法帅军会力抗契丹人到底的决心,也警告了宵小之辈。不要认为法帅军好欺负好糊弄,否则下场会难看。

        松下会的长老却道:“法帅认为中土除了天罗帮和法帅军之外,再找不出其他力抗契丹人的势力,是否太过自信?”&1t;i>&1t;/i>

        他本想说“太过自大”的,硬生生忍住了。

        李无常并不在意,摊摊手:“我可没有乱讲,事实就是如此啊!”

        彭二彪哂道:“可据我所知,法帅军目前的兵力还不及苏寒军团和汤飞虎吧?勉强和左骞那个巨寇持平。五个军团嘛,是吧?”

        白道众人面露微笑。

        是啊!

        别的不说,苏寒军团的兵力可比法帅军多多了吧?

        李无常嗤笑一声,反哂道:“要不说你是门外汗呢,不懂就不要乱说。打胜仗靠兵力多?是那个脑残给你说的道理?这些年朝廷砸了多少兵力你知道吧,还不是被契丹人弄垮了?兵贵精不贵多这个道理,在法帅军中,连一个最初级的大头兵都知道。&1t;i>&1t;/i>

        还有,左骞不是巨寇,他是对抗袁季同的,曾今命人洗劫过不少无良富户接济贫苦老百姓,甚至有胆子去掀朝廷的仓库给百姓散粮。他之所以背上了巨寇的名声,多半是袁季同使人搞的鬼,加上一些心怀不轨之人推波助澜,彭帮主作为白道大派的领头人物,竟然看不出其中的道理?”

        彭二彪怔住,感觉脸面大失,但是嘴上不肯服输:“兵力难道不是最重要的一环吗?苏领手下精锐甚多,高手如云,悍将谋士如雨,怎么都能让契丹人忌惮一二吧?”

        “我没说兵力不重要啊?”

        李无常摊摊手,看向身边的王万宏,吩咐道:“口有点干。王部长,你接棒,给大家好好说说。”

        说罢端起茶水灌了半杯。&1t;i>&1t;/i>

        王万宏起身,环视一圈,拱了拱手,轻咳一声,沉声道:“众位,一场战斗的胜负的确靠兵力,但是持久战远远不够,还需后方源源不断的支撑。兵源、粮药、武器、人气、医疗等方面,都是很重要的环节。法帅军自建立以来,一直就没有放弃过后方的展和壮大。就眼下这个局面来讲,中土九州大地,能称的上完全甚至是安居乐业的郡只有数个,法帅军辖下的几郡除了刚拿下不就的南郡之外,剩下几郡均可入选,而汤飞虎仅有江都,苏寒军团仅有彭城。

        由此可以看出差距。一旦前方遭遇大挫折,法帅军随时可以再度续上,而汤飞虎和苏寒却很难回气,这都是不争事实。王某此前当过多年的冯翊太守,很清楚其中的细节。看看朝廷就知道了,还不是因为凝聚力不强,才会拿契丹人和匈奴人毫无办法?众位若是不服气,可以在沙盘上推演一番,看看谁才是韧性最足的势力!”

        姜明伦适时插言:“对于部队的战力,你们也可以随时抽调一批精锐过来,实战演练。我姜冒人不夸张,一个顶两个还是可以的……这么惊讶干什么?

        我既然说了这话,就有底气。至于高手,我们法帅军也比苏寒军团或者汤飞虎靠谱,因为我们的高手实在编制内的,一切要听从上官的命令行事。

        像你们白道和苏寒这种搭配,行吗?你们能豁出一切执行苏寒的命令吗?他苏寒能不掺分毫私心的重用你们吗?说的好听点,就是得力助手,难听点就是外人。”

        聂晋也开口:“沧海大师,沧河大师,抛却立场,我本人一直都是非常敬重白马寺和各位大侠的,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之心。我们为了大义,可以选择和苏寒合作,不过我们要做绝对的主导,否则还真不如不合,往后在战场上见真章即可。”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https://www.biqugebar.com/34_34353/297929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