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周医生别来无恙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葬礼?

第一百四十四章 葬礼?


  “周阿3,那时候的我是痛恨自己的,我痛恨自己的反应,痛恨自己的懦弱。

  那时的我,心中居然有些震惊,有些动摇,有些彷徨,甚至,有些嫌弃。

  我对我们的感情动摇了。

  我对她这个人彷徨了。

  我对她的家庭生出了一丝嫌弃。

  我……

  总之,那时候,我就知道我已经配不上她了。

  因为我的心已经肮脏不堪了。

  深情这种东西,终归结底,我还是配不上。

  不,是情这种东西,我配不上。

  所以,我就想着,离开这么几年吧。

  两个人常年不见,时间一长,她肯定会不喜欢我的。这样,造成的伤害也会少一点。

  毕竟,时间才是最好的杀猪刀,不是么?

  最后的结果,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

  她不喜欢我了。

  你知道吗?在她说出分手的那刻,我心里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解脱。

  解脱,对,就是解脱,心里的压力一瞬间就没了。”

  周阿3听着听着就笑了,“老王以前说,情这个字,刚开始是倾心,慢慢的,就变成难心了。

  看来,这话说得一点都没有错。

  难心,确实很难心。”

  说着停顿了一下,转而又说:“林交让,虽然是你先不爱的,但这件事是半生主动提的。

  所以,我不怪你,也不打你。

  你应该感谢半生,她让你免了一顿打。”

  林交让无声地点了点头。

  整个房间又静悄悄了,静得可怕。

  很久之后,寂静的房间里终于有了动静。

  “周阿3,我们都爱她。

  不同的是,你选择救她。而我,只是用曾经爱过她的心选择听她的话。为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我们都爱她。相同的是,面对生死,我们都无能为力。”

  孤独与寂寞,凄凉与清冷,绝望与无望。

  明天、今天、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我们能做的,只有尽量不让自己有遗憾而已。

  生命是什么?

  从诞生的那一刻,我们便数着倒计时。

  每个人都如此公平。只是,或少或多,仅此而已。

  好像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小时候被同学欺负了,好像还能挤着眼泪到家长老师面前可怜兮兮地告状。

  小时候成绩没考好,好像还能笑嘻嘻地拿红色圆珠笔改改分数。

  小时候新衣服脏了,好像顶多也是挨一顿骂,哭哭鼻子就过了。

  小时候,总喜欢哭着鼻子说自己的伤心事。

  可是现在,好像每个人都善于伪装自己,总喜欢笑着说自己的“开心事”。

  ……

  总而言之,可是这事,没有什么好像可言。

  “可是,你现在连陪伴她的资格都没了。”

  “曾经的铁三角,走到这个地步,只能怪我太贪心,我不该踏出爱情这一步的,这或许就是报应吧。

  当我的心里对这份感情出现动摇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输了,我不配拥有她。

  原来当年老王没有骗我们,最后走在一起的,真的不是互相喜欢的那个人。只是合适的那个人。

  只是,当时的我们太年轻,对于这种事实还不相信,还犟嘴。

  周阿3,这次回来,我本来也想解决这件事的。总拖着不太好。只是没好意思开口,倒是让她先甩了我。

  挺好的。这样,我心里的愧疚感就少了很多很多。

  真的,心里的石头放下了。

  等那件事发生了,

  以后,我们,就能好好……好好活着了。”

  “那件事?哪件事?”

  林交让歪着头说:“什么?你听错了吧。”

  周阿3看着一脸坦然的林交让,以为自己真的听错了,于是问道:“中国这么大,你为什么要去西藏?”

  “虽然现在的我不爱她了,可是,毕竟曾经爱过,真真切切地喜欢过,不夹杂一丝杂质地喜欢过。

  我记得她说过,她最想去的就是西藏,就是去那里晒太阳。现在,我替她去完成这件事吧。也算是纪念我们的青春了。

  你比我更了解她的,什么事都喜欢一个人扛,总是报喜不报忧。

  这时候我要是不放手,还在那叽叽歪歪矫情的话,恐怕这最后的日子,大家都不好受。

  只要她开心,就好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闻言,林交让眼里的光瞬间淡了下去,良久以后才说:“我会送她最后一程的。”

  “葬礼?”

  光,突然就这样暗了。

  原本明媚的青春,在这两个字的笼罩下,突然就布满乌云,倾盆大雨不停歇。

  当天晚上,林交让就踏上了前往西藏的火车。这一去,再回来,就物是人非了。

  第二天,周阿3正忙着论文的事,突然,向主任给他打了电话,让他来办公室一趟。

  周阿3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就关上宿舍门出去了。

  楼道里,向珊迎面而来。

  “周阿3,你要去干什么?”

  “刚才向主任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去一趟办公室。”

  向珊抱着书挑了挑眉,说:“向主任找你啊,真巧,我也要去找向主任。”

  “那我们一起走吧。”

  “嗯。”

  到了办公室,周阿3敲了门就进去了。

  向主任正低头写着什么,抬头一看,说:“周阿3呐,来,坐。我给你倒杯水。”

  “谢谢主任。”

  向主任接了水后才看到向珊也在后面,问道:“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我没什么事,我是陪周阿3一起来的。”

  闻言,向主任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向珊,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周阿3,点了点头,,也就不管她了。

  然后就坐在沙发上,对周阿3说:“周阿3啊,今天找你,是有一件事告诉你的。”

  “向主任,你说。”

  “是这样的,我们系里有一个名额,是去南空协和医院实习的。

  你看你,这才大四,就已经修完了七年的课程,所以,经过系里领导的讨论,决定将这个名额给你。你现在就回去收拾收拾准备去报道吧。”

  向主任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很有把握,因为他相信,没有一个学医的人会拒绝去协和实习的机会的。除非他脑子不合适。

  周阿3听着这话,没有开心的感觉,只是犹豫了一下。

  向主任看出了他的犹豫,心中有些疑虑,按正常情况来讲,听到这个消息应该很开心吧,毕竟,去的可是协和,这是多少人做梦都想去的地方。

  于是问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https://www.biqugebar.com/26055_26055949/868997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