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孙策恐怖的直觉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孙策恐怖的直觉


  “跳出战局之外?”戏志才对这个提议很凝重,不禁站起来,背负双手,来回轻轻踱步,思绪在疯狂的转动起来了。

  有时候,人在局中,反而会一叶障目。

  荆州城之战,他吃了大败仗。

  只能从主动进攻,进入被动防守的状态之中。

  防守的意识之下,守住夷陵,在戏志才看来,是关乎益州生死存亡的大事情。

  他从来没想过放弃夷陵。

  夷陵是唯一制衡长江水道入益州的关隘,失去夷陵,在长江水道上,牧军根本没有任何立足之地,只能任由江东军和荆州军纵横。

  可诸葛亮这么一说,他倒是有些的心动了。

  有时候,想要守住一个地方,未必要守的。

  “如若江东军和荆州军拿下夷陵了,他们必然会直接行战船长驱直入,直冲白帝城,只要他们能顺利越过白帝城,就能顺流而去,直攻江州!”

  当然戏志才不会轻易的做决定,他的目光看着诸葛亮,他想要看看,诸葛亮还能有什么惊艳的表现:“小诸葛,你心里面也很清楚江州的重要性,你这等于把江州放在赌桌上赌啊!”

  江州是什么地方。

  是益州现在的治所。

  这就是益州的脸面。

  别说江州有可能被攻破,即使是兵临江州,也是打脸,明侯府的脸面,是绝对会被打的啪啪响的。

  别小看脸面两个字。

  一个人要不要脸无所谓,可一个政治集团,脸面就是代表声誉,失了声誉,失的是民心,能随随便便被打到老巢的诸侯,是守不住百姓的。

  “戏司马,如果我们死守夷陵,最后就守得住吗?”

  诸葛亮反问。

  “这个?”戏志才闻言,微微苦笑,摇着头,轻声的道:“恐怕也会百分之八十失守!”

  那一战,折损太大。

  现在的牧军,兵力少,士气低。

  而且战场还是水道上,更不是的牧军的主场,不管是江东军还是荆州军,在水道上,都是纵横四野的强大,相比之下,牧军就有些薄弱了。

  景平水师在这一战之中,几乎是被打残了。

  坚守陆地,他们还有希望。

  坚守水道,难!

  “一旦失守,江州还是会面临危险,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敢去赌一下!”

  诸葛亮朝气很强。

  历史上,他在隆中,属于那种的没有遇到明主,苦读十几年,修养心性的人才,所以一出山,就能爆发底蕴,建功立业。

  但是现在的诸葛亮,少年有才,少了一分稳重,多了几分朝气。

  “说的倒是没错!”

  戏志才长叹一口气,他走出来,站在河岸上,眺望远方,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一艘艘战船,心中不禁一沉:“只是……“

  他不是一个悠游寡断的人。

  可事关明侯府的未来,他不得不小心,考虑的东西要更多,比如最坏的后果,要是明侯府承受得起的。

  踏踏!!!

  一个步伐声音很急促,走到了戏志才的身后。

  “戏司马,主公急奏!”

  岳述毕恭毕敬的送上密奏。

  荆州失利,景武司有很大的责任,荆州和江东的联合,把景武司给瞒住了,这里面虽然他知道有第三方势力支持,但是吃亏了终究是吃亏了。

  这个责任,景武司必须要背负。

  但是现在是战时,所以岳述还是景武司左司同知,负责整个战场上的情报统筹,也多亏了他在其中给诸葛亮戏志才牵线,不然诸葛亮周仓哪能来的这么及时,救下戏志才。

  “关中送来的?”

  戏志才心里面有些忐忑,他很清楚,自己这个战场出了这么大问题,对关中战场的影响,不是一丁点的,他倒是不怕牧景责罚自己,而是怕引起关中战场的失利。

  “千里加急,主公有言,必须把密函亲自交到你手上!”

  “知道了!”

  戏志才并没有忌讳,直接在诸葛亮面前,打开这一份密函。

  他看着这密函的内容,面容有些阴沉不定。

  有几分放松。

  但是也有几分羞愧。

  牧景的决定,谈不上对错,但是却是最果断的,虽然他自问就算关中牧军主力没有南下,他也能守得住益州,可失败了就是失败了。

  他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

  这是战场的连锁反应。

  因为荆州战场,影响了整个牧军战略部署,甚至逼迫牧军主力放弃对整个关中的争夺。

  “志才有负主公也!”

  戏志才喃喃自语,眼眸含泪。

  诸葛亮安静的站在戏志才的身后,眸子的闪烁,却一言不发,这时候,他是没有资格出声的。

  “小诸葛,照你的提议!”

  戏志才的愧疚和伤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是一个刚毅的人,错已铸成,现在是弥补的事情了,而不是自责的时候,他深呼吸一口气,对着诸葛亮说道:“我现在任命你为了北武堂参谋司参将,主要负责撤出夷陵事宜,怎么安排,你自己可以拿主意!”

  “诺!”

  诸葛亮拱手领命,拿着戏志才给了军令虎符,转身离去。

  “江东军,我们接下来,慢慢玩!”

  戏志才捏着手中的密函,双眸远眺,看着远方,相对于荆州,他更恨江东,既然你出尔反尔,捅我一刀,那就别怪我当你是死敌,这一次,必须要让他们有进无出。

  ……………………………………

  夷陵东面,是猇亭和夷道。

  夷道在南岸。

  猇亭在北岸。

  南北合围之势,逼迫夷陵。

  而驻扎在南岸的是荆州军,蔡瑁,黄祖的主力大军。

  江东军驻扎在虓亭。

  岸边,一个个水寨拔地而起,把整个江面横贯了,想要在这里越过去,就必须要遭受江东战船的疯狂进攻。

  “公瑾!”

  孙策跨步进入,手中的战枪头盔扔给了亲兵,然后和坐在案前的周瑜打了一个招呼。

  “又亲自去打听消息了?”

  周瑜微微抬头,微笑的道:“这些事,交给斥候去做就行了,何必亲行?”

  孙策悍勇,战场上又喜欢亲力亲为,一些斥候工作他都会亲自去做,对于士兵而言,很有亲和力,很得将士们的支持。

  但是周瑜其实不太愿意让他这样。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作为一个主将,孙策更应该是坐下来了,静下心来了,看过更多的兵书,练一练心性,只要他稳得住,战场上能击败他的,寥寥无几。

  “没有亲自去看一看,不踏实!”

  孙策卸甲,坐下来,抿了一口案桌上拜访的清茶,他不喜欢茶,但是军中不饮酒,这事他自己定下来的规矩,他也不能冒犯,况且还有周瑜盯着他。

  “那情况如何?”周瑜问孙策。

  “感觉牧军是死守之势的,但是……”孙策想了想,说道:“又感觉有点不是很对!”

  “说清楚一点!”

  “就是说不上来!”孙策道:“按道理来说,他们是会死守夷陵的,我亲自去看过,牧军布阵,的确有死守夷陵的味道,可我又有些感觉,他们的布阵,太顺着了!”

  “你的意思是,牧军可能会放弃夷陵?”

  周瑜眸光凝重了起来了。

  “应该就是不可能,按道理他们不敢放我们进去了,可有这样的直觉!”孙策深沉的想了一下,道:“这样说吧,我观他们布阵,应是死守,可以我来说,死守严防不是这样守的,如果是我,应该在守阵之外,会留下一些缝隙,以虚实之间的陷阱为诱,更好的节省兵力,也能牵制敌军的兵力,可我观之,他们的布阵四方都封的严严实实,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死守夷陵一样,所以感觉不对!”

  “既然感觉不对,那就试一试!”

  周瑜相信孙策的直觉。

  有些人,在战场上,哪怕没有什么说话的根据,但是他们的直觉,却能敏锐的察觉连你分析都分析不出来的东西,这种人天生属于战场。

  “怎么试?”

  “夜袭!”

  周瑜说道:“今晚就进攻!“

  “要不要通知荆州军!”

  “没有他们,我们也很难讨到好处,现在我们还需要他们的支持,自然要通知一下,让他们也做好准备!”周瑜道。

  https://www.biqugebar.com/24_24868/4953758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bar.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bar.com